• 坚定转战游戏产业 凯撒文化2018年业绩有望爆发 2018-01-30
  • 甘肃张掖与国内55家滑雪场同步举办国际儿童滑雪节 2018-01-30
  • 郑州南龙湖5连拍楼面价破7500元/㎡ 2018-01-30
  • 雪乡“恶导”不止打了一人 旅行社称是游客的错 2018-01-30
  • 打破界限 来ISPO Shanghai 2018 给夏季运动更多可能 2018-01-30
  • fb崩獺蝶 匡笆篈穝籇 2018-01-30
  • 阿联酋航空签署协议增购36架空客A380飞机 2018-01-30
  • 民警向监控敬礼热传朋友圈 2018-01-30
  • 国内手疗大师西湖“斗法” 合力推进中医文化传承发展 2018-01-30
  • 内部反对声强烈 日两大在野党结盟计划面临流产 2018-01-30
  • 有钱了小品 >>上海玩乐达人>>当前

    当一个男人认真的想和你过一辈子时…是这样的!

    当一个男人认真的想和你过一辈子时…是这样的!

    2017-10-14 上海玩乐达人 上海玩乐达人

    当一个男人认真的想和你过一辈子时…是这样的!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晚春初夏,晨风和暖

    申青一身衬衣短裙的职业装,看着窗外淡金色的阳光,弯腰扯了扯床上男人的手臂,显然失去了耐心,没了好气,"你起来。"

    裴锦弦看到申青就有一肚子的火,英挺俊美的脸部线条都僵成了冰棱,恼瞪她一眼,喝了一声,"滚出去!"

    "如果他一直这样消极抵抗恢复治疗,那明明已有好转的腿会永远失去行走功能,应该想尽一切办法让他锻炼,运动。"申青想着医生凝重的话,扶着光洁饱满的额头,明动的眸缓缓眯起。

    好!

    他不肯下床去锻炼,那就不去!

    "你干什么???!"

    面对突然压住他开始脱他衣服的女人,裴锦弦嫌恶的去推开她。

    申青便加大力度跟男人撕扯,淡哼一声,"干什么?你是我丈夫,在床上当了三年植物人都没有尽过你的义务,今天我要跟你行夫妻之礼!"

    "申青,你个疯子,我不是你丈夫!不是!"骄傲如裴锦弦,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承认自己当了三年植物人,还娶了一个不明不白的女人为妻。

    而且这个女人还是害他成为植物人的罪魁祸首!

    床头柜被拉开,女人还压在男人身上,伸手在柜子里捞了一阵,拿出一个红本本,"啪"的一声,往床头柜上一拍,"裴锦弦先生!好好看清楚,你是谁的合法丈夫!"

    肯定的话音甫一落下,申青便继续脱裴锦弦的衣服,扯他的裤子,两人皆是气喘吁吁,一人攻击,一人抵抗,密汗如瀑。

    裴锦弦手上力度还行,但腿上使力,总需要废极大的劲,他并不是瘫痪,只是骨头像生了锈一样。

    拉扯中申青绾着的发髻已然松开,长发凌散落下,却显得you惑。

    申青突然勾住裴锦弦的脖子,静静的匍在他的上方,气氛缓下来之后才慢悠悠的解开自己的衬衣扣,一颗,两颗,三颗,一对雪峰饱挺欲滴,却被衣襟挡了个多数,眼波一转,媚态横生,柔声问,"我好看吗?"

    申青的美毋庸置疑,秀眉似水一样柔软,鼻梁挺而不锋利,下巴小巧又不过分尖,但那双眼睛清晰明媚,柔美的五官一下子提起了精气神儿,一瞬的惊艳冲击过来让人过目不忘。

    可是裴锦弦的眼里只有厌,恨,恶,"疯子!"

    "好,疯子!"申青只是笑了笑,便继续脱自己的衣服……

    亲吻,挑-逗,撩-拨,她所知道的方式,尽数都用在了身下的男人身上,直到听到他隐忍的急喘,才顺利把男人脱-光。

    裴锦弦想过继续拒绝,可他一个三年多都没有开过荤的男人,哪里受得了这样一个尤物的勾-引,不多时便破了功。

    申青没有半点羞赧,因为这个男人三年来的穿穿脱脱,洗洗弄弄都是她亲力亲为。

    知道会疼,但她还是坐了上去……

    没有欲-望的苟-合,让她的疼痛更甚,却还是不忘咬住男人的耳垂呵气,艰难的动了动腰。

    男人感知到异状,紧窄的勒裹几乎让他断气,捏住女人的腰,粗沉的喘气,却意有鄙薄,"难怪你是我睡过的女人中最没味道的,原来还是个雏儿+"

    申青疼得嘴唇发白,却抬起头,居高临下的睨着男人轻蔑道,"早知道补的膜也会痛,我才不会去补。嘁,真好笑,你以为我会为你守活寡?别忘了,你可有三年多都没碰过女人了,好意思嘲笑我?你才是我睡过的男人中技术最差的,根本满足不了我。"

    空气中蓦地凝上一层骇人冷肃的杀气……

    裴锦弦虽对自己过去三年的经历难以接受,甚至颓废到想自暴自弃,但他骨子里仍是个骄傲到睥睨一切的男人!

    这时候面对申青轻蔑的眼神,讽刺的语言,挖苦的口气,肾上腺素陡然一提,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来的力量冲击到了四肢,瞬时将女人反扑。

    局势扭转,男上女下……

    申青突然轻松,终于,她还是刺激到他了……




    可令她难以置信的是,明明是一个早上还不能行走的男人,现在居然可以抱着她的臀用力的撞她,次次撞到最深。

    "你轻点!"再能忍申青也是第一次,哪受得起这个男人如此疯狂的报复。

    英眉邪肆一挑,却带着冷冷的刀锋,"我这是在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的满足你。"

    "那也用不着这样狠狠的满足我,你是想今天在我身上把自己弄挂掉吗?!"就算她今天下不了床,明天后天还可以,她反正是个健康的人。

    可他呢?不运动就天天睡床上,一运动起来就要把床搞垮?也不怕零部件散架?

    男人的自尊心仿佛又被刺了一下,伴随着猛力一撞,狂妄霸道的扬言,"挂掉?呵,以后每天继续!"

    裴锦弦睡了三年,醒来才一个月,很久没有碰过女人,好几次差点因为身下的女人太过诱人而释放,却又因为女人说的那些挑衅的话而生生的忍住,他简直佩服自己的毅力!

    明明已经把这个女人弄得虚软无力了,她那张贱嘴居然还是封不上——

    "太瘦了,现在的小伙子的身材都是精壮结实的,你这个卖相,要努力点。"——

    "我觉得姿势少了点,应该尝试点新鲜刺激的,想到浴室里试一下又怕你吃不消。"——

    "也不知道在你身上挂着做一次是什么感觉?算了,看你身子骨这么单薄,等以后有肌肉有安全感了再说。"

    申青不管男人的眼神是多么的可怖,甚至嗅到空气中的危险气息也根本不予理会,洗好澡出来,慢条斯理的把自己的职业装穿上,绾好头发,让自己显得干练些。

    "反正你现在也不让我给你洗澡了,那么你自己坐轮椅去洗吧,等会我让人给你送早餐过来。"

    申青丢下这句话,踩着高跟鞋,抬着下颌出了卧室。

    一出卧室撞上一个鬼鬼祟祟的十七八岁的小丫头,"??!锦凡……"申青吓了一跳,拍拍心口。

    "嫂子,嫂子。"锦凡贼兮兮的说,"你刚才在里面把我哥怎么了?"

    申青在房间里的女王范消失,脸蛋儿突然一红,支吾道,"什……什么……怎么了?"

    "我都听到了,你把我哥强上了。"

    申青嘴角抽了抽,"小孩子家乱说什么!"

    锦凡挽上申青的胳膊,往楼下走去,"嫂子,我记得当初问你把我哥当什么?毕竟你们两人没感情,你嫁给他也只是没办法的办法。你当时回答说,当亲人……"

    申青点头,并不否认,"嗯,亲人。"

    锦凡的脚刚踩到第一阶楼梯,突然顿住,偏头望着申青,一脸的求知欲望,眼睛睁得大大的,"那你刚才强上了他的时候,有没有一种乱-伦的惊心动魄和刺激?"

    "裴、锦、凡??!"申青一字一顿吼完,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她恨不得一脚把这小蹄子从楼梯上踹下去!

    锦凡赶紧缩了缩脖子,讨好的说,"嫂子别气了,爷爷让我过来叫你去吃早饭。"

    申青也懒得计较了,吐了口气,"走吧。"

    刚走到最底下一阶楼梯,锦凡嘟囔道,"爷爷说嫂子要管公司的事,太累了。锻炼的事有下人陪着大哥练就行了。"

    申青心下微动,"让爷爷挂心了。"

    "哎,可嫂子,你说像你们这么重口味的康复锻炼方式,哪个下人胜任得了???"

    申青闻言,脚下一崴,趔趄之下差点摔跤,还好锦凡挽着她,就此扶祝

    偏头便看到锦凡一脸纯真,眼里是疑窦丛生的困惑,继续不解的问她,"就算有下人抢着要陪大哥锻炼,效果估计也不会好吧?想强上的人估计不少,可要达到被反强上的超强锻炼效果,谁有嫂子这样的姿色?"

    "裴、锦、凡!你就是欠揍!"申青吼出来后,突然有一种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感觉。




    裴家的规矩严明,吃饭时必须由老爷子裴海发话动筷。

    申青到主宅的时候晚了点,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跟下人交待,"把早饭准备些给大少爷送梧桐苑去。"

    "好的,大少奶奶。"

    一张超大的红木桌上,十七八个人,有人的眼神轻谩鄙夷,有人目光诚恳,申青早就习惯了。

    坐在主位上的老人体型微胖,寸薄的雪发,手里拨弄着佛珠,显得慈眉善目,但是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此人正是裴海。

    申青向裴海请了安才坐下,裴海停止拨动佛珠,拿起筷子,"吃饭吧。"

    时间在食不言中慢慢渡过,饭还没有吃完,下人的对讲机里的声音已经传到了厅里。

    "大少爷又发了脾气,砸碗,不肯吃饭!再送一份过来。"

    裴海只是阖了一下眼睛,"这孩子都闹了一个月了。"

    申青心想,可不是吗?今早她本不想刺激他,他醒来的这段时间,总觉得自己是害他成植物人的罪魁祸首,一直都是低声下气的跟他说话,总想着他还没有恢复,要让着他些,可越是这样,他就对她越凶!

    那眼神,就恨不得把她吃了似的!

    申青站起来,"爷爷,我饱了,过去看看。"

    裴海刚想说不用,可看到申青眼睛里清晰明亮的坚定,点了点头,"带几个下人过去,别让他伤着了。"

    "嗯。"

    …….

    申青推开卧室的门。

    地上一片狼藉,粥,豆浆,牛奶,面包,蛋糕,鸡蛋,还有十来种小菜,这些都是因为下人摸不准裴锦弦要吃什么一并弄过来的。

    结果全糟蹋了。

    肇事者显然是自尊心极强,不肯坐轮椅,而是坐在床尾凳上,应该花了不少力气。

    有进步,不错!

    "哟呵,脾气挺大的。"申青笑起来的样子特别美,哪怕现在这笑容带着几分嘲弄,也一样很迷人。

    从下人端着的餐盘里端了碗粥,随便夹了点小菜,往饭里随便一搅,朝裴锦弦走过去。

    申青看着裴锦弦,瘦是瘦了点,帅还是帅的,想着再喂点肉起来,锻炼一下,又会跟三年前一样,非得一去夜场就惹得女人惊声尖叫不可。

    "姓申的!不准你进我房间半步!"

    申青能听到男人牙齿相咬磨的声音,"嘁"了一声,不屑道,"呵,我非要进,这也是我房间。"

    下人都退在门外不敢进去,生怕被任何可以让裴锦弦摸到的东西砸中!

    申青走过去,一屁股坐在男人腿上,门外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裴海不知何时也跟了过来,眉头一紧,生怕裴锦弦的腿受不了申青的重量。

    男人刚欲推开申青,申青却低低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带着些笑意……

    裴锦弦脸色陡然一沉,忿恨的看着申青,房间里瞬时安静下来……

    偌大的卧室,楼外虽是古色古香的中式阁楼,内里却是钢金混凝的架构,家具均是古典的样式,和昂贵的金丝楠木,红木??煽钍蕉计昵?,并不显老沉。

    空气在这瞬凝结下来,男人的目光在申青挑衅下,抿合的唇越来越薄,边缘处覆上一层霜,瞳仁中原本空洞凌散的光,一圈一圈跟扫描似的往中间聚陇!

    突然间,精光熠熠,瞳仁里头的光跟要将人割肉剐骨似的-狠!

    申青心口一提,吸上一口气。

    笑的时候,万媚丛生,舀起一勺子粥,和着小菜,在碗边轻轻的刮了刮,又放在唇边尖着嘴儿吹气,"来……"

    这一声,真真儿是柔情似水,带着春风拂花的笑颜。

    卧室虽大,但中间的床摆的位置也大,床尾凳隔门的距离并不是很远,申青坐着的方向又是朝着门口,这样一笑,让门外的人禀住了呼吸……

    申青嫁进裴家三年有余,脸上却从未有过自然的笑容,至少当着裴家人的面,她的表情像是铁铸的一般。




    刚进门被婆婆扇了耳光,不哭也不闹,像个逆来顺受的包子。

    若有人关心,虚寒问暖,最多是感激的勾勾嘴角,亦只是浅浅。

    即便慢慢的得到了认可,她的表情也似乎从来不会有多大的变化。

    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不会笑的时候。

    此时一笑,再笑。

    变幻多端,挑衅,轻蔑,温软如水。

    申青本就生得好,这张脸就像雪色一片的北国突然开出的一朵腊梅,野花漫山的地方蓦地展开的一簇牡丹,芙蓉满园的地方腾空钻出的一束清莲,总有一种与众不同且马上与旁人分辨开来的惊艳,令人过目难忘。

    更何况此时,多了一份锦上添花的笑靥。

    人群被突然拨开,男人名贵西装裹身,长身玉立,眉宇间与裴锦弦有几分相似。

    俊容带着一些僵硬的和气,长腿跨过地上的战场,走到申青边上,"你去你公司上班,我来喂大哥。"

    口气虽是商量,却带着自然而然的不悦。

    申青抬起头,一时间竟有些尴尬,让一个男人喂饭,成何体统?"锦枫,你公司的事情也很多,我来照顾锦弦,时间不早了,你先去。"

    裴锦枫高大的身躯正好挡住门口那些人的视线,看到申青坐在裴锦弦的腿上的位置,眉峰几不可察的一蹙。

    强势的从申青的手里抢过碗,一把将她从裴锦弦的腿上拎起来,拉开,言语中带着训斥,"你不知道大哥的腿没康复吗?还坐在上面?你不知道你有多重!难道不知道他现在在复???"

    面对裴锦枫无端刁难似的问责,申青有一种百口莫辩的无力,她这么瘦,居然……"我我,我……"

    裴锦弦原本抵触的情绪慢慢沉寂下来,静静的看着为了他的健康快要吵起来的两人,漂亮的眸子缓缓眯起,睨着眼前已经抢过他饭碗的男人——他的弟弟,二叔的儿子。

    神经似乎突然间有了敏锐的嗅觉,嗅到了空气中除了"斥责"的味道,他还真真切切的嗅到了——"敌意"!

    这种敌意是个正常人都能感觉出来,如芒悬顶的感觉。

    然而这可是他的弟弟,居然对他产生了敌意?

    裴家是南方最强大的名门望族!父辈三兄弟。

    裴宅的占地大到惊人,十七幢小楼宇零落镶嵌在大宅里,家里的先生夫人,小姐少爷都住在大宅里。

    可看似如此繁复杂乱的家族,却分支相当明朗,每房开的枝叶互不干扰。

    二叔有二叔的产业,就算哪天二叔不在了,他的产业也轮不到其他几房的人占。

    大房三房同样如此。

    所以,即便是他裴锦弦三年前一命呜呼,还有妹妹可以继承,就算招个女婿,也会为大房开枝。

    再不济,若是大房的人死光了,爷爷一定会去外面抱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改姓裴继在大房名下,也绝不会把大房的资产分给任何一房。

    如此看似不讲情面,却断了手足相残的做法,也只有果敢绝情的人才下得了这样的决心。

    然而裴家世世代代的家主都是这样执行的。

    也正因如此,裴家历祖下来,没有兄弟间争夺财产一说。

    那么既然没有利益冲突,自己的这个弟弟的"敌意"又是从何而来?……

    眼睛不外乎那么几种,别人的丹凤眼生得媚的多,而裴锦弦的丹凤眼却有些冷冽,特别是轻轻一眯的时候。

    目光缓缓移向申青,嘴角淡淡弯起,带着一丝冷笑。

    申青被裴锦弦看得有些起鸡皮疙瘩,这个男人醒来一个月,一天一个样,孙悟空转世的么?

    裴锦弦冷冷的凝视着申青,淡淡启口的说话对象却是裴锦枫,"锦枫,你有你的事,申青管我就行了。"

    裴锦枫握着碗,立在他的面前,一动不动。

    裴锦弦适时将左手撑在凳面上,上身随过去歪歪一斜,头偏耷在肩骨上,散散的样子,瘦瘦的身架,眸子此时也收起了冷冽的光,嘴角的笑少了寒,多了玩味,看起来真真是一枚弱不禁风的美男子,若不是他的笑容太欠扁,那模样还真是惹人怜爱……

    对!他的笑容太欠扁,所以这人根本就不该是惹人怜爱的家伙!

    裴锦弦睨着申青,抬手指了指裴锦枫手里的碗,下巴努了努,懒懒的缓缓的摇头晃脑,英眉一挑,"申青,还不过来喂爷吃饭?"




    申青见裴锦弦愿意吃饭,心里自是一喜,两步又走回到裴锦枫边上,这个男人这几年对她都很照顾,心里亦是感激,所以就算对旁人再冷淡,对关心过自己的人,申青也是尽力的温柔细语,"锦枫,你去吧,我公司里今天没有晨会,不用那么早去。"

    申青从裴锦枫手里去接碗,却发现那碗像是嵌在裴锦枫的手里了,看到裴锦枫的一言不发的不肯松手,愣神间,听到"啪啪"两声。

    申青循声望去,发现裴锦弦拍了拍他自己的腿,眸带玩味的望着她,很屌很挑衅的对她说,"坐这里,喂爷吃饭……"

    申青看着裴锦弦那样子,很想一个鞋巴掌给他甩过去。

    她伺候他是应该的,只要他一天没有重新站起来,她都该照顾他,这是她该尽的责任。

    但他也不用搞得像个嫖客点小姐一样的姿态和口吻吧?

    不过他肯吃就行,生命之源除了运动,还有食物。

    裴锦枫最终只能将手里的碗交到申青的手中,他心里极不情愿申青跟裴锦弦如此亲密,都昏迷了三年的人,怎么就突然醒了?

    原本风平浪静的生活,怎么就突然被打乱了?

    看到申青对裴锦弦笑得那般自然,裴锦枫的心房处就像有人突然伸手捏了一把一样,不是滋味……

    裴锦弦继续拍着腿,示意申青往上面坐。

    申青这次还真不敢突然坐上去,担心裴锦枫又吼她。

    重新小心翼翼的坐在裴锦弦的腿上喂饭。

    裴锦弦却并不吃饭,伸手搂着申青的小蛮腰,很是暧昧,对着门口一干看热闹的人,不耐的说,"这么亲热的吃饭方式,你们也要看?会不会太不上道了?"

    "我就算当了三年活死人,也知道电灯泡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三年前叫电灯泡,现在又换了别的新鲜名词?"

    裴锦枫脸上一黑,吸了口气后,铁青着脸转身,几步就出了卧室,拨开人群离开。

    裴??攘艘簧?,对下人冷冷道,"都去做自己的事,呆在这里干什么!"

    看到所有人都从门口消失了,原本搭在申青腰上的手突然松开,面色回复到最早对她的厌恶,冷斥一声,"滚!"

    申青应声站起来,一边吹着勺子里的粥,一边不以为意的笑道,"哟呵,裴大少爷,您这是翻脸呢?还是翻书???可真够快的。"

    勺子伸到男人嘴边,"快吃吧,不吃饱点,哪有力气跟我吵架?你一定不想跟我斗着斗着就气绝身亡了吧?咱吵架,最起码要有点持久力,动不动就拿一个'滚'字出来说事,你以为很酷?其实啊,是很没水平的表现!"

    "姓申的,你给我闭嘴!以后不准再出现在我的房间!"从申青手里抢过碗,自己吃起来,一想到方才申青在他耳边说的话,他就想掐死她,还吃她喂的饭?滚远点!

    申青在裴锦弦的身边坐下来,惊艳的脸蛋儿伸过去,把下颌磕在他的肩膀上,呵气如兰,"那可不行,有本事你就凭真本事赶我出去,没本事就继续坐在这里动着嘴皮子瞎嚷嚷,裴锦弦先生,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就你这种弱不禁风的体格,婚内强-歼这种事情,一定还会发生的……呵,看来你对被女人强-暴的滋味意犹味尽啊,原来裴大少也喜欢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

    "呯"的一声,青花碗扔在木地板上。

    裴锦弦伸手捏住申青的下颌,沉沉的眸光,须臾之后黠光一划,伸手握在女人柔软饱满的胸上,唇就浮在申青的唇上方,挑眉坏笑,"我比较喜欢强=暴女人,难道你刚才没发现?"

    "哦?没发现,好想试试哦。"女人娇娇嗔道,噙笑的眸子里是淡淡软软的诱-惑,仿似随意流露出来的一般自然。

    挺着自己的胸,再往男人的大掌里推了推,感受到自己柔软胸脯上的手突然一僵,便扬唇一笑,将樱粉的唇顺势推过去。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精彩哟!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 投诉
    相关文章
    有钱了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