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坚定转战游戏产业 凯撒文化2018年业绩有望爆发 2018-01-30
  • 甘肃张掖与国内55家滑雪场同步举办国际儿童滑雪节 2018-01-30
  • 郑州南龙湖5连拍楼面价破7500元/㎡ 2018-01-30
  • 雪乡“恶导”不止打了一人 旅行社称是游客的错 2018-01-30
  • 打破界限 来ISPO Shanghai 2018 给夏季运动更多可能 2018-01-30
  • fb崩獺蝶 匡笆篈穝籇 2018-01-30
  • 阿联酋航空签署协议增购36架空客A380飞机 2018-01-30
  • 民警向监控敬礼热传朋友圈 2018-01-30
  • 国内手疗大师西湖“斗法” 合力推进中医文化传承发展 2018-01-30
  • 内部反对声强烈 日两大在野党结盟计划面临流产 2018-01-30
  • 有钱了小品 >>上海玩乐达人>>当前

    已经做了老婆的,看了不要脸红!

    已经做了老婆的,看了不要脸红!

    2017-08-04 上海玩乐达人 上海玩乐达人

    已经做了老婆的,看了不要脸红!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皎洁的月光氤氲照射进苏瑾笑一身白色的小洋装站立K市唯一的六星级酒店门外,顾盼生辉,长发挽起成髻,有几丝垂落在耳际。她嘴角笑容潋滟,心中却是苦涩一片,回头看向酒店之中热闹非凡的人群,她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的黯然,神色之间却仍然倔强清冷。

    从小到大,她没有一样东西能够抢过苏夕若,父母,哥哥,连男人也不例外。

    此刻的她多么想冲进去抓住明成翰的衣服狂叫“是我先认识你的,是我先认识你的,为何你要选择苏夕若?!?

    可惜,爱情的世界原本就没有谁先谁后。

    酒店里面传来司仪洪亮的声音,她缓缓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高昂着头,踏着高跟鞋一步步的走进去。

    今天,她是苏夕若的伴娘。

    站立在笑靥如花的苏家大小姐的身侧,看着底下父母欣慰的笑容,苏瑾笑心中却忍不住有些嘲弄,若是今日站在上面的是她,不知道父母的笑容可会如此宠溺。

    “苏瑾笑小姐,我仰慕你很久了,不知道可否赏脸喝下这杯酒?!弊呦绿ㄗ又笏嬉庾搅私锹渲?,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男人老实敦厚,端起一杯酒,眼中带着盼望。

    鬼使神差的苏瑾笑接过那杯酒,眸子却是看向那个旋转在宾客之间,一脸春风得意的男人,一贯冷峻的容颜上如今全是笑容。

    她咬牙,心中暗自腹诽“明成翰,祝你跟苏夕若早日离婚?!币豢谝”械木?,一杯酒下肚,不知道为何就觉得眼前的人有些模模糊糊,敬酒的中年男人在她的面前摇晃着手,低声的喊着“苏瑾笑小姐?”她咯咯直笑,然后就有些昏沉沉的晕过去。

    明成翰扯开脖子上的领带,酒喝多了原本就有些发热,他平日冰冷的脸上难得的露出几丝的笑容。旁边的人忍不住调侃“明少,你今天行不行?!?

    周围的哄笑声让明成翰唇角微微一勾,完成一个漂亮的浅弧,推开周围的人,然后挡住门“这个时候就不用你们代劳了,至于想知道我行不行的人,不如自己亲自上来试试?!敝芪У娜艘徽蠛逍?,不少的人推着他进入房间之中。

    他进去之后将门掩上,偌大的屋中待着淡淡清香的气息,整个房间豪华而温馨,一直是按照他喜欢的风格来布置。

    房间之中显得有些黑暗,只有淡淡的银色月光透过窗户折射下来。他脚步有些踉跄,酒意还未褪去,心中却有几分的欢喜,明家与苏家同为K城大户人家,两家更是世交,他更是和苏夕若一起长大的。

    他原本想要开灯的,心中想到夕若那害羞的性子,那样天真美丽犹如天使一般的人儿一定会不好意思的。

    他摸索着朝着床走过去,隐约之间,窗外的月光之下,女子白皙美丽的背部展示在她的面前,只是看着一个背影,曾经纵横情场的明二少心底就浮现丝丝的柔情,月光之下,床榻之上的人儿发丝紊乱,缠绕在白皙的脖子之上,若隐若现的露出半边雪白的肌肤,他伸出手,抚在那略显得冰凉的肌肤之上。

    心中忍不住有些惊喜,夕若这般害羞的女子居然会给他这样的惊喜。

    他俯下身子,在那白皙晶莹的背部印下淡淡的吻,他伸出手将那原本就只遮挡了终点部位的被子扯开,被子之下的人儿因为这个动作发出几丝的嘤咛。

    就是这漫不经心的一声娇喘,让明成翰全身火热起来,这是他等待了十年的女人,明成翰的心中就忍不住浮现柔情万分。

    整个身子贴合在她的后背,轻声的唤道“夕若,夕若”



    月光之下,发丝凌乱遮挡了半边容颜的女子迷迷糊糊之中觉得一阵凉意袭来,微微之间恢复了几丝的意识。

    却发现有只手慢慢的拂过她的身子,一点点的点燃她全身的浴火,她忍不住再次的呻吟出来,面前的男人看不清楚动作,却只能感觉他小心翼翼,如若至宝的动作。

    苏瑾笑心底那根弦被这样如若至宝的动作微微拨动,男人的动作熟稔而高超,调情的动作温柔而缠绵,他的手从她白皙的颈项一点点的蔓延下来,到了她的胸前。

    男人的手顺着上面慢慢的滑落下来到了她的神秘地带,她咬住唇,强忍着叫出来的欲望。

    “叫出来,叫出来,我喜欢听你的声音?!?

    男人的声音伴随着他越发激烈的动作,让苏瑾笑忍不住叫出声来”嗯,碍…碍…”

    “妖精……”男人闷哼一声,终究忍不住,猛然的进入,一瞬间犹如撕裂一般的痛楚如潮水一般的扑来。

    她忍不住痛的叫出声来。

    “夕若,你这个妖精?!?

    整个身子都陷入她的腿间的男人不停的冲撞,苏瑾笑原本有些迷迷糊糊的意识在这句话的瞬间的清醒过来。

    夕若……

    她徒然之间睁大了眼睛,窗外来,恰好能够看到男人那张冷峻的脸,她差点叫出声来,明成翰。

    她想要推开面前的男人,却发现四肢无力,身体内一直有着火热冲撞,一次比一次猛烈,涨涨酸酸的感觉从下面传来。

    迷迷糊糊之中,她很快就沦陷在男人的热情之中,根本想不起其他“嗯……好涨……嗯”

    偶尔之间的低吟刺激着明成翰的神经,他迷恋这这具身体,那种美好的感觉是他在其他女人身上无法找到的,平日冷峻的脸上有些意乱情迷,他不停的进进出出,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出来的时候,那紧窒的地方配合他的收缩。

    不知道到底多少次的撞击之后,明成翰闷哼放开自己,一股灼射入紧窒之中,听到身下同样传来的声音。

    他紧紧的抱住眼前的女子,在她的额头印下淡淡的吻“夕若,我爱你?!?

    苏瑾笑放松的身体,原本以为终于能够解脱了,却不料到那明明已经抽出的火热瞬间的横冲直撞进来,让她忍不住再次的叫出声来。

    “碍…嗯……”

    听着明成翰那句告白,苏瑾笑心中忍不住一直发笑。果然,她一辈子都只是个替代品。

    苏夕若,苏夕若,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摆脱这个名字。

    整夜的欢爱让苏瑾笑的身体疲惫到了极端,明成翰这家伙,完全是一夜七次郎,她根本记不得这一夜,这个男人到底在她的身上驰骋了多少次。她隐约只觉得下身麻木得毫无知觉,看着窗外隐约的亮光,明成翰才放过她。

    迷迷糊糊的睡去,当阳光射入窗户的时候,苏瑾笑低唤一声,醒来的男人紧紧的抱住她的腰际,那犹如凝脂一般的肌肤带来的绸缎丝滑感觉让他着迷不已。

    明成翰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火热再次的昂扬起来,虽然知道夕若承受了整夜的欢愉,恐怕身体有些承受不了,但是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对这具身体的欲望。

    那昨夜承欢的娇嫩花朵甚至有些红肿,明成翰突然的进入让苏瑾笑整个身子一颤,她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恍恍惚惚的醒过来。

    身后男人激烈的动作提醒着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瑾笑一个前扑,这个简单的动作拉扯着下身,让她疼的直冒冷汗。

    苏瑾笑正要起身下床,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



    第一个走进来的是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她陡然之间睁开的眼睛,尖叫起来“苏瑾笑,你为什么在这里?”

    原本沉沦在情欲之中的明成翰因为这声音整个人身子一怔,有些不可思议的睁开眼睛,看到站立在大门面前的一堆人,自己父母,苏家两老都铁青着脸,那个站立在最前方的女子,一张美丽的脸上泫然欲泣。

    他急忙将自己的火热抽出来,伴随这个动作,身下的人儿闷哼一声,明成翰一双浓眉皱起,甚至有些粗鲁的将身下的女子扳过来。

    一张俊脸瞬间铁青,纵然是他也忍不住叫道“苏瑾笑,怎么是你?”

    整个人赤裸裸的摊开在所有人的面前,苏瑾笑心中的羞耻感是难以描述的,她只能倔强昂着头,然后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遮挡住重要部位,全身的吻痕。她转过身,果然看到身后的明成翰一脸的嫌恶。

    果然……

    这几乎是她能够猜到的表情。

    苏家大小姐苏夕若温柔大方,一向身体不好惹人怜惜,苏家老二苏瑾笑为人倔强,脾气怪异,素来不讨人喜欢,任何人都会在第一时间内喜欢上她那个美丽柔弱的姐姐。

    “啪……”响亮的耳光扇在她的脸上,苏瑾笑面无表情,看着眼前甚至有些狰狞的母亲。

    “你这个贱人,你怎么可以勾引你姐夫,你还要脸不要脸?”不停喘着气的陈淑芳食指指着苏瑾笑,嘴上更是毫不留情的痛骂。

    苏瑾笑将目光慢慢的转向母亲身后的父亲,苏文意一张脸上也丝毫不见笑容,眉头紧皱。

    苏瑾笑的目光从苏家的人慢慢的扫过门外站着的人,没有一个人愿意为她说话,她微微皱眉,她咬紧了唇,嘴角勾起嘲弄的笑容,直接朝着门走去。

    “站住,苏瑾笑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你出了这个门,就别想再回来?!背率绶加行┘馊竦纳粝炱?,苏瑾笑停住步子,一双手紧紧的抓住身上的衣服。

    清脆温柔的声音响起“妈,你别怪瑾笑,瑾笑不是故意的?!?

    “乖女儿,妈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的,任何人都不可以?!?

    面对身后唯一为她求情的人,苏瑾笑忍不住低声的笑起来,转过身一脸倔强“苏夕若,用不着你假好心?!?

    “夕若,有妈在,任何人都不能欺负,妈的宝贝女儿?!?

    “苏瑾笑,你的家教去哪里了?这样对姐姐讲话,你做了对不起你姐姐的事情,你姐姐还帮你说话,我真是后悔生下你这么个女儿?!背率绶家槐呷嵘参克障θ?,转过身却厉声对着苏瑾笑呵斥道。

    苏瑾笑忍不住笑起来,那笑声让人听了忍不住皱眉,明家二老脸上的表情显然也并不好看,毕竟明明和儿子结婚的是苏家老大苏夕若,为何躺在儿子床上的会是苏家老二苏瑾笑。

    明成翰一张脸更是一直保持着铁青状态,他一双眸子一直看着苏瑾笑,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冷声说道“苏瑾笑,为何你会在我房间之中?”



    苏瑾笑咬住唇,嘴角的笑容有些嘲弄,难道要她说她是喝了陌生人的一杯酒,然后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莫名其妙的到了明成翰的新房之中,这样的话说出来会有几个人相信。

    看着那个一脸担心,温柔恬静的苏夕若和那个始终柔声安慰着女儿的母亲陈淑芳,她几乎是心如死寂,在母亲的眼中,或许至始至终只有苏夕若这个女儿。

    她永远记得无论她如何的讨好母亲,母亲的眼中都不会有她的存在,从小母亲的口头禅就是“瑾笑,姐姐身体不好,顺着她一点”

    “瑾笑,姐姐喜欢的,你不要碰?!?

    苏夕若,这个名字几乎是颠覆了她的前半生,她拿着满分试卷回来的时候,母亲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就扔到一边,只是因为她的宝贝女儿身体不舒服,剩下她僵硬的站在外面,果然至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

    不知道为何此刻想到这些,她心中的苦涩少了很多,淡漠的扫向面前的父母,她倨傲的抬起头站立。

    她的目光扫过明成翰,这个她爱了二十年的男人,只见他的眼神至始至终都只是看着苏夕若,苏瑾笑低垂下头,右手张开成五指直接向上捋去,笑眯的眼睛之中带着淡淡的冷漠“今天这件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我的好姐姐,你继续做你的明家少奶奶?!?

    “总裁”推门而入的男子面目俊朗,虽然并不是一眼让人惊艳,但是却也能够让人印象深刻,他的声音并不大,眉头紧锁,进来的时候,他眼神扫向这房间的每个人,在苏瑾笑身上的时候,微微显得有些惊讶,然后转身对着明成翰说道“总裁,今天的事情八卦杂志已经直接发行出来?!?

    一边说着,一边从身后拿出一本娱乐周刊,上面最大的一行字头条新闻“明氏总裁婚礼当晚与小姨子缠绵?!?

    更是有激情图片为证,虽然那两张图一看就是经过PS合成的,但是公众看的可不是那张图到底是真假,而只是这被炒热的八卦话题。

    “魏骆,这消息到底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必要的时候给我施加压力,一定得把这消息给押下去?!泵髡窕淙灰丫攀置魇鲜?,但是那全身的气势却不是寻常人能够比拟的,他神色冰冷,一张酷似明成翰的脸上显得有些冷厉,缓缓的扫过房间之中的人。

    眯起眼睛,半响之后才说道“让明氏旗下所有的杂志社报道,我们明家至始至终想要娶的人就是苏瑾笑?!?

    听到这句话,整个房间里面的人全都惊愕的抬起头,纷纷看向明振华。

    苏夕若整个人更是一怔,她眼神有些流动,这个结果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原本只是想要苏瑾笑身败名裂,染上这样的丑闻,任何人的日子都不会好过,明成翰这人虽然她不爱,但是至少目前为止,她绝对找不到比他更优秀的男人。

    微微皱起眉头,她鹅蛋小脸上带着几分的委屈,用一双含泪的眼神看着陈淑芳,陈淑芳立刻皱眉反对“我不同意,你家成翰一开始说好就是娶夕若?!?

    明振华只是淡淡扫了陈淑芳一眼,根本不理会他,然后对着苏文意意说道“文意,你的看法呢?”

    苏文意意看了一眼妻女,喟叹一声,缓缓说道“我同意”

    苏家虽然也算K城大富之家,但是比起明家来说,实力悬殊太大,对他而言,无论嫁哪个女儿,都只是一场联姻而已。

    眼看妻子有要发怒,苏文意意直接拉着陈淑芳和女儿走出门。

    剩下苏瑾笑一脸惊愕的站在房间之中,昂着头看着已经成为她公公的明振华,缓缓开口“你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没有必要,没有人能够拒绝嫁入明家的诱惑”

    明振华的话苏瑾笑根本无法反驳,她嘴角泛滥着苦笑,是的,她无法拒绝成为明成翰妻子的诱惑,即使知道这个男人心底从来没有自己的存在。

    至于那原本写着她姐姐的结婚证如何换成她的名字,不在她考虑的范围,毕竟在这K城明家就是只手遮天的存在。

    她的眼神转向一直站立在窗前不发一言的男人,男人的眼神甚至不愿意浪费在她身上丝毫,她昂着头,纵然如此,她还是想要站在他最近的距离。

    明成翰,我爱了你整整十七年。

    大清早,闹铃响起来,苏瑾笑睁开了眼睛,耳边的手机也响起,她按下接听键。

    “艾薇拉,不好了,顾流丹自杀了?!?

    苏瑾笑原本还有些晕晕欲睡的脑子在瞬间清醒过来,看了一眼闹钟的时间,刚好指针在六点,她翻身起来,一边船上衣服,一边冷静的问道“怎么会这样?”

    电话那头的小景晓得有些迟疑,吞吞吐吐半天才开口说道“是因为瑞少爷”

    身为CBK公司旗下首屈一指的王牌经纪人,苏瑾笑手里有好几个CBK的台柱,这顾流丹就是其中之人,顾流丹是选美出身,人气一向极旺,而且素来公众缘极好,发展也是一路顺风顺水,成为了CBK的台柱,只是这顾流丹性子极倔,对待感情上面特别的死心眼。

    “在哪个医院?”

    “玛丽泽私家医院”

    出门钻进自己一贯的爱车,苏瑾笑忍不住揉了揉额头,最近事情堆到了一起,脑海之中浮现明成翰那张冰冷的脸,她跟明成翰的婚礼定在下个礼拜。

    苏家和明家都是房地产起家,这k城之中没有几样东西不是这两家沾边的,k城是整个中国乃至亚洲最为出名的明星产地,也唯独只有这娱乐一块,早已是邵氏占据了地位,苏家和明家插不进去。

    毕业之后明明是管理专业毕业的苏瑾笑却选择了进入娱乐圈。

    一路打拼到了如今的地位,CBK的王牌经纪人,因为鲜少露面,公司也用的英文名字,所以也没人知道她就是那个K城名媛苏瑾笑的妹妹苏夕若。

    到了玛利亚医院的时候还没有七点,按着隐隐有些作痛的胃,苏瑾笑叹了一口气,医院大门外面早已经站满了记者,手里的闪光灯不停的闪烁让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将车子停到医院后院没人的地方,从安全通道直接到了医院的顶层,这一楼是玛丽泽的贵宾病房,推开门,果然看到一脸苍白像鬼一样的顾流丹。

    看到她进来,顾流丹那原本苍白的脸上更加的苍白,带着几分诺诺的喊道“艾薇拉”

    苏瑾笑揉了揉额头站立在病床边,这个时候门被推开,进来的正是小景,看到苏瑾笑,她好像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开口“艾薇拉怎么办?整个医院门口都挤满了记者”

    “安娜怎么说?”

    安娜是CBK的艺人总监,这次的事情若是安娜不松口,谁也没办法保住顾流丹。

    顾流丹明显对于自己的事情漠不关心,她始终看着窗外,熟知她脾气的苏瑾笑也没有骂她,直接问着小景。

    小景缩了缩颈子,几乎不可闻的声音从她嘴里传出“安娜说全面封杀”

    揉了揉额头,苏瑾笑的胃更是有些疼的撕裂,这节骨眼上,顾流丹来闹自杀,这段时间本来应该是她的休假时间,所以她语气上也谈不上多温和,直接转身对上顾流丹“流丹,你应该知道你这是在自毁前程?!?

    “他说他不爱我”



    顾流丹那张清冷艳丽的脸上只是浮现出一丝的茫然转过头看了一眼苏瑾笑开口就吐出这么一句话然后就什么都不肯说了。

    苏瑾笑自然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谁?

    CBK的执行总裁宇瞻瑞,CBK是宇瞻旗下的产业,如今的执行总裁正是宇瞻幺子宇瞻瑞负责。

    这位瑞少爷出了名的花心,而且旗下的艺人几乎百分之九十都跟他传出过绯闻,想到这里,苏瑾笑头就更疼了,你说这喜欢上个花心大罗卜,能有什么好结果。

    吩咐了小景挡住记者,苏瑾笑就直奔回明家,如今她是明家名副其实的少奶奶,明家在整个K城的影响力是绝对超出想象的,而如今能够全面封杀住这个消息唯一的办法就是明成翰下令。

    在明家那幢几乎占地近千平的别墅外面停车,熄火,一系列的动作之后,苏瑾笑却是站立在铁门之外,怎么也不想进去。

    贝齿咬住唇,良久之后才将手里的钥匙放进口袋中,慢慢的朝着铁门走去。

    按了门铃,来开门的正是明家的管家德叔,看到是她,明显德叔愣了愣,然后一边回头看着屋子,一边低声的说道“少夫人,你今天怎么来了?!?

    明成翰和苏瑾笑的婚礼就是后天,所以德叔心里直嘀咕,这少夫人莫是等不及了直接跑来了,可是……

    原本是没什么,但是可是,这屋子里有其他人埃

    “我找明成翰”

    德叔一张老脸上也是皱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里面,降低了声音“少爷,少爷不在”

    想到老爷夫人交代的事情,德叔心里也是一阵哀叹。

    苏瑾笑皱起眉头,明成翰没在这里?那在哪里?

    “德叔,是有人来了吗?”

    别墅的二楼上慢慢的伸出一个头,那笑容,那眉眸,都让苏瑾笑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她眯起了眼睛,看着上方那个白衣翩然的女子慢慢的从楼上踏出来。

    她的步子合宜,一手挽着快要成为她老公的男人,男人的脸上是宠溺的笑容,那是她从未看见过的表情,她所见到的明成翰永远都是一张冷到骨子的表情。

    “明成翰,我找你有事?!?

    纵然有一百倍的不愿意,苏瑾笑这个时候也只能开口,苏夕若的笑容很甜,她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对着苏瑾笑招手“笑笑……”

    苏瑾笑根本不想理会苏夕若,一直看着明成翰,明成翰低头朝着苏夕若说着什么,那个样子深深的刺痛了苏瑾笑的心。

    “成翰,我很久没有看到笑笑了,我想单独和她聊聊,你等会再过来好吗?”

    明成翰宠溺的在苏夕若的额头前犹如蜻蜓点水一样的亲吻了一下,然后招手让德叔和他一起离开。

    待到明成翰离开之后,苏夕若站在原地笑容满面的看着苏瑾笑“笑笑,你还是这么蠢?!?

    “苏夕若你到底想怎么样?”苏瑾笑看着这个名为自己姐姐的女人,一双手紧紧的握起来,指甲几乎陷进了肉里。

    苏夕若踏着高跟鞋慢慢的走到苏瑾笑的身边,低声的在她的耳畔说道“苏瑾笑,你以为你能够从我的手里夺走什么东西吗?”

    苏瑾笑停止了背脊,站立在原地,她不想理会苏夕若的话,从小到大,只要她喜欢的,苏夕若就一定会抢。

    “我一点也不喜欢明成翰,那家伙又无趣,又冷淡,还是个工作狂,但是你喜欢的东西,我就一定要抢,我要让你知道,这苏家,只有我才是公主,你,不过就是个可怜的替代品,要不是我身体不好,妈永远不会再生你,替代品就该有替代品的自觉,是不是听到说你可以嫁给明成翰,你高兴极了,你喜欢他整整十多年了,那又如何?他心底始终只有我?!?

    苏夕若笑起来的时候很甜美,也很天真,远远看过去犹如天使一般,可是苏瑾笑的心底却犹如落入冰窖一般的感觉,冷到不知道说什么。

    她一直知道苏夕若不喜欢她,老喜欢抢她的东西,可是她从来不知道苏夕若心底对她的恨如此深。

    她喜欢明成翰整整十七年了,明家和苏家以前是邻居,那个时候整个家里的重心就是苏夕若,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

    她记不得多少次一个人偷偷跑到楼下哭泣,那个时候隔壁家那个温柔的哥总是会打开门,对着她温柔的笑,然后好好的安慰她。

    她一直记得,一直到搬家之后她仍然没有忘记过,那是她一直以来的岁月之中唯一对她好的人。

    “苏夕若,你不喜欢他,干嘛还要跟他结婚?”

    “你喜欢的东西,我都要抢?!?

    苏夕若弯腰,风吹起,落叶漂浮在她的身上,犹如天使一般的美丽,可是说出的话却让苏瑾笑整个身子颤抖起来。

    “你干嘛?”

    苏夕若突然之间伸出手抓起苏瑾笑的手,然后她自己朝着别墅的方向倒下去。



    苏瑾笑怔怔的站立在原地,有些莫名其妙,片刻之间就听见明成翰从楼上跑下来的声音,明成翰一把将苏夕若抱起来,然后恶狠狠的盯着苏瑾笑。

    顺着明成翰的目光,苏瑾笑知道明成翰误会了,她急忙摆手,不停的解释道“不是我,是她自己?”

    这句还未解释完整的话就直接葬送在明成翰的一巴掌之中,苏瑾笑有些愣住的捂住脸颊,明成翰这一巴掌并不轻,盛怒之下,直接让苏瑾笑的脸颊肿了起来,苏夕若卷曲在明成翰的怀中,苏瑾笑几乎能够看到她缓缓勾勒起的唇角。

    她放弃了解释,有些东西,只要认定了,无论你怎么解释也改变不了。

    “夕若,你没事吧?”

    明成翰对苏夕若如若珍宝,对她,弃如敝履。

    捂住脸颊,看着德叔同情的目光,苏瑾笑将头昂着高高的,眼睛有些涩涩的感觉,她害怕自己这么没用的让眼泪流下来。

    “成翰,不关笑笑的事情,是我自己不小心的?!?

    有些颤颤抖抖的看了一眼苏瑾笑,然后咬住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苏夕若拉了拉明成翰的衣襟说道。

    “苏瑾笑,我不管你心里对夕若到底有什么怨恨,她是你姐姐,你怎么下的了手?你的心是什么做的,怎么这么恶毒?”

    很久以前那个对着她笑起来犹如太阳神一般的少年,她满心欢喜,以为他的心里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的。

    可是到了后来,他对她不知道怎么就开始冷淡起来,然后将苏夕若放到了心尖上。

    在明成翰的心里,苏夕若和苏瑾笑就和云泥一般的差别,可是自己,闭起眼睛,眼泪终究是忍不住这么滑落下来,她转身,用快的让人看不见的动作将眼泪抹去,再转身,依旧是平日那个牙尖嘴利的苏瑾笑。

    “明成翰你再爱她又怎么样,你要娶的还不是我?!?

    明明知道这句话会给自己带来怎么样的难看,苏瑾笑仍然忍不住说了出来,明成翰那张一贯冰冷的俊脸之上瞬间顿了笑容,然后嘴角蜿蜒,甚至勾勒起一抹带着嗜血的笑容,他一贯都是这个样子,就是对着他父母也温和不起来,但是唯独对着苏夕若,那简直是宠到了心坎上。

    “苏瑾笑,我会让你后悔嫁入明家”示意德叔将苏夕若带进去,偌大铁门边上苏瑾笑和明成翰就这样对立站着。

    明成翰一只手撑住铁栏,将苏瑾笑娇小的身子完全的包围住,苏瑾笑感觉到面前被明成翰的影子所遮挡,她抬起头,恰好对上明成翰的眸子,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之中看不到尽头。

    他低头,苏瑾笑甚至能够感觉到他喷洒过来的灼热气息,她偏过头,想要躲开,明成翰却是一脸冷笑的看着她,突然之间在他的耳际咬了一口。

    她低声痛呼一声,明成翰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颈项之中,带着几分酥酥痒痒的感觉,突然之间被明成翰整个人抱到怀中。

    他的舌就这样长驱直入,两个人站立在铁门边上,这个吻几乎像是延续了一恶搞世纪般的时间,苏瑾笑只觉得自己周身都软软的,似乎没有半点力气,整个人都要倒下去。

    明成翰突然放开她,她带着迷蒙的睁着一双眼睛看着明成翰,却是看见他冰冷恶意的嘲弄“苏瑾笑,你真是饥渴到了这个程度,随便一个吻都能够让你如痴如醉?!?

    阅读原文 投诉
    相关文章
    有钱了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