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坚定转战游戏产业 凯撒文化2018年业绩有望爆发 2018-01-30
  • 甘肃张掖与国内55家滑雪场同步举办国际儿童滑雪节 2018-01-30
  • 郑州南龙湖5连拍楼面价破7500元/㎡ 2018-01-30
  • 雪乡“恶导”不止打了一人 旅行社称是游客的错 2018-01-30
  • 打破界限 来ISPO Shanghai 2018 给夏季运动更多可能 2018-01-30
  • fb崩獺蝶 匡笆篈穝籇 2018-01-30
  • 阿联酋航空签署协议增购36架空客A380飞机 2018-01-30
  • 民警向监控敬礼热传朋友圈 2018-01-30
  • 国内手疗大师西湖“斗法” 合力推进中医文化传承发展 2018-01-30
  • 内部反对声强烈 日两大在野党结盟计划面临流产 2018-01-30
  • 有钱了小品 >>上海玩乐达人>>当前

    她和领导在房间里暧昧,居然被前男友撞见了!

    她和领导在房间里暧昧,居然被前男友撞见了!

    2017-08-06 上海玩乐达人 上海玩乐达人

    她和领导在房间里暧昧,居然被前男友撞见了!

    绯色酒吧,嘈杂的重金属音乐开到了最大,震耳欲聋,然而容锦就像是完全感觉不到一般,径直走向吧台,点了Smirnoffvodka,一杯接一杯的往肚里灌。

    她以前从来不会来这种地方,除非有特殊任务,可是今天,她却只想让自己沉沦在其中,然后忘掉所有,忘掉那个狠心的男人……

    容锦的眼中泛着水光和浓浓恨意,握着玻璃杯的纤指骨节青白分明,明显心情已经到了临界爆发的关头。

    “美女,失恋了?没事,让哥哥好好疼爱你??!”一名男子嬉笑着端着酒杯凑了过来。

    他的手还没有搭上容锦的肩头,脸色就猛地一变,整个人都重重的跪到了地上。

    “滚!”容锦美眸一寒,狠狠地甩开被自己钳制住的男人,看都不看那个连滚带爬离开的人,仰头,又是一杯酒饮尽。

    有了前人的教训,酒吧中的其他人都看出来这位绝艳美貌的女人不是一个好招惹的对象,纷纷歇了主意,就连酒保也不敢劝阻她疯狂的买醉。

    突然,容锦的手机震动,她迷离着一双水眸,翻搅了好一会儿才把自己的手机扒拉出来,刚一接通,容锦的神情立刻严肃了起来。

    “容队,嫌犯的位置已经被锁定,具体的信息用图片发给你了,我们其他人会从另外三个方向设定埋伏,一定将这条狡鼠抓??!”

    容锦挂了电话,一把抓起包包,胡乱拍了几张毛爷爷在吧台上,就火速冲出了酒吧,按照讯息中的地址赶去。

    皇爵会所,房间:999。

    军人的素养使得容锦在获悉任务的第一时间便强行使自己的大脑恢复清醒,这次的任务成功与否,与她所带领的第十二特种分队能不能夺得今年的年终评定冠军息息相关。

    他们追踪这名毒贩数个星期,奈何对方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却狡猾得紧,好几次都被他逃脱了,为此容锦还被部队中的竞争对手嘲讽过。

    埋伏在房间附近拐角处,容锦左等右等,也不见萧景风带队前来,心中暗骂了一声,容锦恐时间久了会生事变,摸了摸腰间的手铐和枪,心中一横,破了房门锁,潜了进去。

    房间里一片漆黑,容锦蹑手蹑脚的摸向床边,果然看到有人影线条的起伏。

    终于被她抓到了!

    容锦眼疾手快,冲上前去将被子一扯,伸手便想要扣住床上那人,没想到,她的手才刚刚触上对方的肌肤,就有一股大力狠狠地钳制住了她的手腕。

    容锦只觉得整个人天旋地转,等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被男人压在了身下。

    男人眯了眯眼睛,好看的剑眉不由得蹙在了一起,这个浑身酒气的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然爬上他的床,“我对小姐不感兴趣,出去?!?

    小姐?

    “你才是小姐呢,你全家都是小姐!”酒精慢慢发挥着作用,容锦下意识的想要反抗,但是奈何根本撼动不了身上的这个男人,忽然,空闲着的那只手触到了腰间的冰冷,容锦得意一笑,当即咔咔两声,将对方的手和自己紧紧的拷在了一起。

    昏昏沉沉中,容锦只觉得眼前一张放大的俊脸,于是不自觉的伸出来在对方的脸上揩油,“长的人模狗样的,净干这些肮脏卑劣的事情,白瞎了一副臭皮囊?!?

    战凌天看着自己手腕上明晃晃的手铐,眼底中压抑着熊熊怒火,还从来没有哪个人敢这样对他说话,这个女人,太胆大包天了。

    容锦本来就不胜酒力,即使是一点点酒都难以承受,今晚喝了那么多,此时醉意越来越浓,恍惚间,只觉得面前这人像极了那个背弃她的人,不免的怒气翻涌,不知道她哪来的气力,竟生生的扭转了二人的体位,她压在了他上面……

    容锦是被手机的震动震醒的。

    刚刚接通,电话那顿,萧景风便劈头盖脸的骂开了:“容锦你大爷的!你昨晚到底跑哪里去了!要不是我们围堵的及时,狡鼠早就跑得影都没了,我一晚上没合眼全在替你处理这犯人!到底咱俩谁才是队长?不就是没了个男人,你丫至于——”

    容锦按下了静音,任凭萧景风在那头狂吼。她只觉得头痛欲裂,身上也像是快要散架了一般。只是刚刚萧景风的话是什么意思,她昨天明明出动了啊,还破门而入,还和犯人扭打厮缠在了一起……

    萧景风说犯人已经被抓捕归案,可是自己还在这里,犯人也还跟自己铐在一起啊。

    忽然,容锦猛地瞪大了眼睛。她僵硬的缓缓转过头去,差点没有尖叫出声。此时此刻,她身边的那个还在沉睡的男人,浑身赤裸,精壮的腰肢一览无余,然而最醒目的,莫过于他身上那青青紫紫的痕迹。

    容锦很明白,那是什么。

    痛苦的闭上眼睛,容锦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她醉的太厉害,竟然将这个完全陌生的男人当成了霍胜南,大哭大闹一通之后,还无意识的和他发生了……不得不说,这个男人长的真的是俊朗非凡,并且身材也真的是超赞,就算那些封面男模,都不一定比得过眼前这人,他的肤色也是极其性感的古铜色。

    容锦砸吧了两下嘴巴,突然反应过来,赶紧收回自己险些又摸上对方结实胸肌的贼手,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都什么时候了想什么呢。眼角余光一扫,容锦注意到男人不小心掉落在地上的皮夹,随手拿起来一看,容锦吓得双腿一软,差点跪下来。

    战凌天?

    卧了个大槽,这丫的竟然是传说中的军神战凌天?那个名震中外的赤鹰军团最高指挥官?!

    容锦顿时傻眼了,她误打误撞,竟然对堂堂军神大人犯下了这档子事?

    容锦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残忍的疼痛告诉她,这一切并不是梦。趁着对方还没醒,容锦赶紧拾掇起散落一地的衣服,抓起包落荒而逃。

    等到战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他很少会在七点之后才起床,今天着实睡得太沉。

    房间里只剩他一个人,空气中萦绕着靡靡香气,昭示着这里曾经有过一夜激烈的欢情。

    鹰眸猛地一缩,战凌天棱角分明的五官上瞬间布满了阴云。那个胆大妄为的女人,竟然已经跑了。该死的,昨晚他竟然被一个女人铐住,还被压在了身下!

    并且,最重要的是,从她的行径来看,很明显,她是将自己当做了另外的男人。

    铁拳猛握,锐利的黑眸中尽是暗沉,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透着不容小觑的霸道。他战凌天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待遇,哪怕是将整个燕京市翻个底朝天,他也要将昨晚那个女人找出来!

    容锦虽然醉的厉害,但是好在,她的酒劲一旦过去了,再喝点热饮,基本上就能够恢复如常了。所以踏进基地大门时候的容锦,已经丝毫看不出来昨天一夜疯狂的痕迹。

    除了……她锁骨上若隐若现的吻痕。

    “哎哟我的小姑奶奶,你可算是回来了,连长刚刚来过,还问你到哪里去了,你丫差点害惨我们?!?

    刚一进门,萧景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容锦不耐烦的翻了一个白眼,飞速出手,一巴掌便捂住了这个从小到大跟她一起长大的发小的嘴巴。

    “我说萧景风,自从进了部队,我发现你这话痨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要不我作为队长替你申请个批条,准你的假让你好好治治病,治完再回来?”

    萧景风做了一个“好好好,我不说了”的手势,容锦这才放开他。

    “不过,容锦,昨天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我们队员分明看见你进了皇爵会所啊?!?

    容锦面色一滞,她总不能告诉萧景风,自己跑错了房间,把全华夏国人人尊崇的军神战凌天给上了?都怪萧景风,发什么图片,666写的跟999样,她本来就神识不清,看走了个眼,这才闯了个大祸。

    正思索应该找什么理由搪塞萧景风,连队的集合哨突然间便急促的响了起来。

    众人对视一眼,皆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纷纷整装,迅速集合。

    操场上黑压压的已经列了不少特种兵方队,坦克部队、空降部队、通讯军、导弹部队、全能部队等等数十种部队全部都列队在校场上。

    容锦所在的第十二特种分队隶属于全能部队,是全能部队的最后一支分队,也是最新的一支分队。他们处于操场的右侧前排,距离主席台虽然不是很远,但是也绝对称不上近。

    而此时此刻,主席台上站着一个高大英挺的身影。

    禁欲般的刻板面部线条,战凌天一双犀利的鹰眸探查着校场,一身墨绿色的军装,铮亮的大皮靴,冷硬、高傲的气度令所有的人都不自觉的仰望这个被称作是战神的男人。

    战凌天,赤鹰军团的首长,华夏最年轻的少将,也是整个华夏民族的骄傲,他曾经带领赤鹰军团,突出重围,一举攻下敌国腹地,为华夏立下了汗马功劳。无论是气魄还是胆识,战凌天都远超常人,尤其是在军中,他简直就是天神一般的人物。

    嘹亮的军歌在整个校场中回荡,主持人的声音都不自觉的抬高了八度,“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特种部队新上任的首长,也是赤影军团的最高指挥官,战凌天少将?!?

    掌声如同狂风骤雨般响彻天际,其中不乏有部分女兵抑制不住的低声尖叫。

    虽然今天天上还飘着小雨,但是毫无疑问,军神战凌天的空降,使得这点小雨完全湮末在了众人的热情狂潮之中。

    容锦远远地望着那个挺拔如杨的男人,越看心越凉。

    那刚硬的剑眉,迫人的气势,尤其是那一双仿佛能够摄人心魂的寒眸……不知道为什么,容锦只觉得下一秒自己就会被拖出队列,当场军法处决了。

    在意识到自己不小心“玷辱”了战凌天之后,她还自我安慰,战凌天是赤鹰军团的最高指挥官,跟她这样的普普通通的特种兵小虾米,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虽然她的目标,也是想要跻身于赤鹰军团,但是到那个时候,军长大人应该早就已经忘了这件事儿。

    但是现在,为什么战凌天会直接空降到他们特种军队,这下子,她有很大的几率会和他碰面,万一战凌天认出了她……

    一道冷冽的寒光陡然射了过来,容锦正在怔神,浑身顿时一个激灵,如芒刺身,吓了她一跳。抬头,正对上战凌天利刃般的眼眸。

    “容锦,容锦你发什么呆呢,快点上台??!”一旁的萧景风扯了扯容锦的衣服,不停地给她使眼色。

    真是奇了怪了,自己这个死党,在开会的时候一向都是全神贯注不落下任何一个字,专注认真程度可以打一百分,为此,他们还开玩笑的嘲笑过容锦好几回,然而今天,她怎么全程都在走神发呆呢。

    啥?上台?容锦只觉得心中一寒,自己这么快就被认出来了么,这么快就要上台受死了么。

    “全能部队第十二小队队长,请代表你们队上台领奖?!?

    主持人又重复了一遍,容锦听清楚了,大脑也慢慢反应了过来,这才注意到不单单是战凌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这边,所以说,并不是因为战凌天认出了自己。

    这样一想,容锦心中的那块大石头算是稍稍放下来了点。

    在众女兵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容锦提着正步,英姿飒爽的走上了台。

    台上站着的还有其他一些同获得年终评比奖项的小队长,容锦刻意选择站在离战凌天最远的那一端,不管怎么说,她心里还是很虚的,生怕这个男人记住了自己,认出了自己。

    一个接一个,战凌天距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容锦的心中也越来越紧张。

    终于,大皮靴站定在了自己的面前,高大的身形带着无法言喻的压迫和威慑力,直直的从头顶灌下,容锦下意识的低了点头,回避战凌天凌厉的视线。

    气氛凝固在了这一刻,容锦只觉得自己都能够感受到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阳刚气息。

    “出列!”沉稳浑厚的男声,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容锦立刻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字正腔圆的开始自报家门:“报告长官,这里是全能部队第十二分队。全员六名,队长容锦,队员萧景风、季梦双、祝岚嘉、陆宇诚、轩辕朗!”

    雨势渐渐的大了起来,容锦站的笔儿挺,钢盔顶着雨水,头发被雨水打湿,肩后斜挎着的长枪泛着阵阵寒光。

    “很好?!比窭哪抗饩奂剿纳砩?,每一秒对于容锦来说都是无比的煎熬,“恭喜你们小队,勇夺年度‘全能先锋’荣誉勋章?!?

    从男人的大手中结果那枚沉甸甸的奖章,容锦的手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他们第十二分队虽然是全能部队中成立最晚的,但是拼命程度,绝对数一数二。这荣誉,他们当之无愧。

    “入列!”

    容锦正准备归队,没想到战凌天忽然又开了口,“等一下?!?

    容锦浑身一颤,心提到了嗓子眼,完了完了,难不成还是被军神大人的火眼金睛给认出来了?

    勉强维持面上的镇定,容锦回转过身来,正迎上战凌天肃杀而凌冽的视线,威慑力十足,作为一个手握重权、地位身高的军队首长,他那与生俱来的气势使得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只是其威严。

    “容队长,昨日你带队捕获一名重要犯罪分子,协助破获了一起重大跨国贩毒案件。因此,队上决定,全体全能部队第十二小队成员各记一次三等功,并授予勋章?!?

    容锦大喜,要知道,在部队里面立功可以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哪怕是三等功,那也要求有重大贡献,而现在,整个第十二小队都获得了这样的荣誉,简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

    台下的萧景风等人也是欣喜不已,惹得周围人一片艳羡,尤其是一向将他们队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皇甫娇所带领的第八小队,更是满脸嫉妒。

    “队长容锦,擅离职守,鉴于并未造成严重后果,处分取消,记口头警告一次,罚负重20公里?!?

    听了这话,容锦差点没有一口气背过去,丫的就不能一下把话说完了,先给颗糖再打一巴掌算是怎么回事?然而容锦还是迅速的敬了礼领命下台,多在战凌天眼皮底子下待一秒,被识破的危险就多一分。

    那如利刃一般的视线始终钉在她的背后,战凌天望着这个神情明显有些不对劲的女兵,隐隐约约间觉得有些熟悉,尤其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幽香,和昨晚的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倒是有几分相像……

    鹰眸猛地一沉,该死的,他命人去取皇尊会所的所有监控录像,没想到酒店管理人竟然告知他录像已经全部作为军事机密,被拿走了。

    而现在,这录像带的所在之处,正是容锦所在的第十二小队。

    雨还在下,从淅淅沥沥的小雨,陡然变成了瓢泼之势。

    容锦背着二十公斤的包袱,扛着一把长枪,咬着牙,在大雨中奋力狂奔。

    她是特种兵出身,这样的负重训练本并不算上什么多么困难的事情,但是坏就坏在她昨天才经历了一夜从女孩变成女人,大腿之间的某处疼的厉害,别说跑步了,就算只是走路,她也难受得紧。

    死死地咬紧牙关,容锦只觉得身上仿佛承载着千斤重的大山。

    跑,跑,跑。

    此时此刻,容锦的心里,只剩下这唯一一个念头。

    身上全部湿透了,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下体的疼痛越来越明显,容锦甚至怀疑自己再跑下去,会不会就这样挂掉。

    二十公里,容锦足足用了四个小时才完成,她停下来,萧景风等人立刻围了上来,容锦眼一黑,顿时歪倒在一旁,幸亏萧景风眼疾手快搀住了她,她才不至于摔在地上。

    “队长,队长你没事吧?”季梦双眼尖,看出了容锦的不对劲,慌忙出声。

    容锦摆了摆手,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到寝室,好好冲一个热水澡,雨水汗水胶着在身上的感觉,实在是难受得紧。

    “哟,这不是容队长嘛,怎么还在训练场啊,这都过去四个多小时了,你不会是才完成负重吧?”几个女兵从远处走了过来,很明显,就是来故意找茬的。

    皇甫娇本来就与容锦不对付,她是第八特种分队的队长,在第十二分队出现之前,第八分队一直都是全能部队中的最顶尖的分队,但是自从有了容锦和她的第十二分队的存在,第八分队的领头地位就岌岌可危,现在就连‘全能先锋’荣誉,都被对方夺了去,皇甫娇怎么可能不嫉恨?

    容锦享了荣耀,还是军神大人战凌天亲自颁的奖,她在底下看着,恨的可是牙痒痒。此时好不容易得了一个能够嘲讽奚落容锦的时机,她又怎么可能放过?

    “什么‘全能先锋’,我看还不如改名叫做‘无能先锋’,容锦,就你这速度,到了战场上,就是一个拖后腿的,切!”皇甫娇趾高气昂,身后还跟着三个女兵,亦是纷纷附和着她的话。

    “你说什么呢!”祝岚嘉本身就是个暴脾气,早就看皇甫娇不顺眼,现在一听这话,哪里还沉得住气,娇喝一声便想要冲上前去教训皇甫娇。

    “嘉嘉!”容锦喝止住了祝岚嘉,“别冲动,疯狗咬了你,难不成你还要咬回去?现在不过是疯狗乱吠,别搭理它,我们还要回去庆功呢?!?

    说完,容锦不咸不淡的瞟了一眼皇甫娇,后者果然气的脸都变形了,皇甫娇这人,最看重的就是名利,而一年一度的“全能先锋”奖,是他们全能部队中的年度最高荣誉,容锦抓住这点,自然就能狠狠地戳中皇甫娇的痛处。

    “容锦!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眼见着容锦要走,皇甫娇一把便扯住了她的衣袖,姣好的面容上却泛着与美颜不符的狠毒神色,“你不过就是一个被男人甩了的破烂货,有什么可傲的?真是笑死人了,全望京市都知道堂堂容家千金容锦,被未婚夫当众甩了,转脸就跟别的女人结了婚,对方还是自己的妹妹!哈哈哈哈哈容锦,我要是你,现在都没有脸出门……”

    啪!

    清脆响亮的一巴掌,即使在雨声中,也听的真真切切,足以见得出手之人使了多大的力气。

    皇甫娇难以置信的伸出手抚上自己的侧脸,火辣辣的疼痛伴随着被掌捆的耻辱一起涌上的心头,激起万千怒火。

    “容锦,你、你竟然敢打我?”

    容锦冷着一张脸,精巧美艳的五官此时竟然透着一股令人心生敬畏的寒意,“皇甫娇,你说话最好给我注意点,否则下一次,就不只是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皇甫娇的话,使她再度想起了那个背弃了她的男人,他盛装而来,参加容家的家宴,在宴会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单膝下跪求了婚,对象却是自己的妹妹!三年的感情,竟然就这样被彻彻底底的打碎了,她这才知道,原来容婉和霍胜南,早就有了勾连……

    双手狠狠地握紧成拳,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抑制不住的愤怒,容家浑身都开始微微颤抖。

    皇甫娇吃了瘪,哪里忍得下去,当即抬脚,一记飞腿便狠狠的朝着容锦扫了过来,然而在她的腿还没有踢上容锦的时候,容锦就已经迅疾出手,牢牢地阻挡住了皇甫娇的攻势,同时抬腿,直接揣在了皇甫娇另一条用来维持平衡的腿上。

    皇甫娇顿时一声惊呼,整个人向后倾倒,狼狈的摔倒在水洼中,沾了一身脏兮兮的泥水,连脸上都溅的脏污一团。

    “你们在做什么?!钡统晾滟纳ひ舸斯?,这声音好熟悉。

    战凌天,他什么时候来的?

    容锦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想跑,尽可能的避开战凌天,然而在男人冰冷森寒的视线中,别说跑了,她连挪动一毫米都不敢。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如果不是昨天夜里她酒醉的太厉害,就算给她一万个胆子,她也不敢在老虎头上拔毛,不对,在老虎身上寻欢啊。

    “首长,您都看到了,容锦她仗势欺人!”看到战凌天的到来,皇甫娇顿时两眼放光,收起浑身狠戾,做出一副柔弱受欺负了的小女人模样,连语气都嗲到了极致。

    容锦听了,简直想要把昨天吃的饭都吐出来,皇甫娇那媚眼,恨不得都要抛到天上去了,要是她知道自己和这位首长大人有过激情一夜,真不知道皇甫娇会不会嫉妒的拿刀抹了她。

    不过这容锦只敢自己在心中想想,她可绝对不能让战凌天知道是她上了他。

    皇甫娇扬起手,想要战凌天将自己拉起来,借此机会凑近这位传说中的军神大人,对于自己的这些招式,她还是很有自信的,部队里的不少男兵,可都将她奉为女神,要不是容锦这个小贱人,她怎么致于落到现在这个狼狈模样,还被战凌天看了去。

    一想到这里,皇甫娇就更加憎恶容锦。

    然而战凌天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皇甫娇伸出的手,就又收了回去,根本没有任何接触她的意思,“军人就要有军人的样子,哪怕是倒在地上,也要自己站起来?!?

    祝岚嘉等人立刻毫不客气的低笑了起来?;矢棵幌氲阶约壕谷慌隽烁鲇捕ぷ?,脸上格外挂不住,狼狈的爬了起来,还没等她再说什么,战凌天已经把脸转向了容锦。

    “你,跟我来一趟?!?

    容锦大脑瞬间一片空白,难不成战凌天终于查出她了?

    “还愣着干什么,跟上!”

    容锦心中叫苦不迭,却不得不遵从战凌天的话,没办法,人家现在是整个特种部队的首长,那就是她的顶头上司,军令如山,她只有照办的份儿。

    一路缄默的跟在战凌天的身后,惹来无数或探究或惊疑或嫉妒的目光,然而容锦的心中,却一直在不断地盘算着到底是一头撞死的好,还是落到战凌天手中被其百般折磨的好。

    办公室。

    战凌天端坐在椅子上,对面站的是浑身湿哒哒的容锦。

    “容队长,皇尊会所的监控录像带,是不是在第十二分队手中?!?

    容锦一愣,脑子顿时像个风火轮般转了起来,录像带确实是在他们小队这里,战凌天看来确实是在追查她的身份和下落。这录像带上面清楚的记录了她误闯战凌天房间的全部过程,若是落到战凌天手里,那么她分分钟就暴露了。

    不行,绝对不行。

    一想到这,容锦心一横,撒了谎,“报告长官,录像带已经不在我们这里了?!?

    “不在了?”

    战凌天挑着眸子,深邃的五官每一处都如同雕刻般棱角分明,简直就是天神一样俊朗非凡,难怪迷住了那么多巾帼小女兵,如果不是昨晚那档子事儿,容锦现在对这个军神,也是会有好感动,只可惜,此时此刻她恨不得立刻从对方眼中消失。

    “是?!?

    迫人的视线压在她的身上,容锦不慌不忙,将肚子中的一套说辞悉数抖了出来,“昨夜我们连夜对罪犯进行了初步审问,并且反复回放监控录像带,试图找出与其接头的人,但是没想到,审讯室里的设备年久失修,在播放过程中摩擦起了火,连同录像带一起烧了?!?

    审讯室确实失了一场小小的火灾,不过那是因为萧景风那家伙抽烟一不小心烧着了自己的衣服?;拐娑嗫髁怂庖簧?,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完美的开脱借口。

    “首长若是不信,可以打电话询问,在场的警官都可以作证?!?

    战凌天沉默了片刻,随即拨了个电话,得到的回应是审讯室确实出了这场事故,看来容锦没有说假话。

    容锦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算是松了下来。

    “这手铐,容队长见过吗?”战凌天将一把铮亮的手铐放在了桌上,不是别的,正是昨天晚上容锦用来铐住战凌天的那一把。

    特种部队中的东西都是特制的,手铐这东西虽然没有编号,但是从材质上,便能够分辨出归属,所以,昨晚的那个女人,很大可能就在这部队中。

    容锦脸色一变,由于淋了太久的雨再加上体力透支,急火攻心,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容锦昏昏沉沉的,睡得很不踏实,还做了一个混乱不堪的梦,梦中,霍胜南再度出现在了她的家中,单膝跪地向她求婚,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容婉却挺着一个大肚子出现,硬生生夺走了霍胜南,还不断地嘲讽她。

    “容锦,你们三年的感情,我只用了一个月就让它土崩瓦解,姐姐,你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容锦,你知道你最恶心的地方是什么吗?就是你的古板你的守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和南哥在一起,还只允许他牵手接吻,真是可笑!”

    ……

    容锦痛苦的挣扎,她愤怒,她仇恨,一个是她的未婚夫,一个是她的亲妹妹,两个都是她最亲密的人,却联起手来将她推向万劫不复的地狱!

    “放手?!?

    浑厚森冷的声音在容锦耳畔响了起来,容锦如同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般,猛然睁开了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无意识的揪住了战凌天,而现在,他们两个人的姿势,她半倚在他的胸口,手中还死死扯着男人的衣衫,紧实的胸肌清晰可见……实在是太暧昧了!

    容锦慌忙放手,向后方缩了缩。她现在正处在一张大床上,很明显,这床正是战凌天的。而面前的男人,只是冷冷的拿一双深邃眼眸睨着她,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不出来到底是喜还是怒。

    不过这状况……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战凌天本来只是随口一问,看到容锦反应竟然如此的剧烈,心中免不得多了几分怀疑。经过他的调查,容锦昨天确实在皇尊会所出现过,也很有可能机会持有这副手铐,再加上她面对他时候的异样……

    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据,容锦就是昨晚的那个女人。

    容锦只觉得身上干燥清爽,完全没有了先前湿衣服紧贴的难受感觉,舒服极了。随即就像是想到了什么异样,容锦一愣,随即低头,差点尖叫出来,她身上穿的,很明显是一件男士衬衣,衬衣下,完全就是真空。

    擦,看不出来,这战凌天就是个流氓,趁着她不省人事,不知道对她做了什么。

    这样想着,容锦便对战凌天怒目而视。

    战凌天自然是注意到了容锦情绪的变化,眉头不由得皱了皱,现在的女的,心里都想些什么呢,“衣服是你的队友帮你换的,现在她出去了?!?

    额,容锦顿时尴尬了,原来不是她想的那样,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容锦爬起身来,道了声“长官再见”便想离开这里。

    “回来?!?

    我的爷啊,您又想干什么啊。容锦暗自咬牙,却不得不停下准备开溜的脚步。

    “你想就这样出去?”男人的视线落到容锦裸露在外的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上,他的衬衣套在容锦身上,虽然宽大到足以遮掩重点部位,但是正是这样的半遮半掩,才更加的蛊惑人心。

    尤其是她那白嫩的两只小脚丫,一步一步,踩在地上格外撩人。

    就连他,也不禁眸底燃起了一团暗火,下腹部灼热升腾,异样的感觉蔓延至全身。

    容锦先来还没意识到,顺着战凌天的视线下移,这才看到自己大面积皮肤都暴露在外面,脸上腾的一红,连耳根,都晕染上了绯色。

    这一幕落到战凌天的眼中,则是更勾起男人心中的火,他甚至有一种想要将这个小女人揽在怀中含住她那诱人的绯红的冲动。

    该死,他一向冷静自持,怎么现在,却这样轻易的被撩动了心弦,何况容锦还什么都没有做。这一切,一定都是因为昨天晚上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想到昨晚……不得不说,那个女人的滋味,真的是好极了……

    “……首长,首长?”容锦连叫了好几声,战凌天才回过神来,“首长您看,能不能借我一套衣服,我回去洗好了就换给您!”

    战凌天淡淡的“嗯”了一声,转身取了一套自己的军装,丢到容锦面前。

    就在容锦刚扎完皮带,正准备整理上衣之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来。

    “凌天,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跟兄弟我说一声,兄弟也好帮你接风洗尘??!”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声遥遥而至,这个声音,容锦再熟悉不过了 ……

    这个靠近的男人究竟是谁?为什么容锦对他再熟悉不过?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 投诉
    相关文章
    有钱了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