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坚定转战游戏产业 凯撒文化2018年业绩有望爆发 2018-01-30
  • 甘肃张掖与国内55家滑雪场同步举办国际儿童滑雪节 2018-01-30
  • 郑州南龙湖5连拍楼面价破7500元/㎡ 2018-01-30
  • 雪乡“恶导”不止打了一人 旅行社称是游客的错 2018-01-30
  • 打破界限 来ISPO Shanghai 2018 给夏季运动更多可能 2018-01-30
  • fb崩獺蝶 匡笆篈穝籇 2018-01-30
  • 阿联酋航空签署协议增购36架空客A380飞机 2018-01-30
  • 民警向监控敬礼热传朋友圈 2018-01-30
  • 国内手疗大师西湖“斗法” 合力推进中医文化传承发展 2018-01-30
  • 内部反对声强烈 日两大在野党结盟计划面临流产 2018-01-30
  • 有钱了小品 >>原平大小事>>当前

    原平小伙儿回到原平老家拍的纪录片,震撼!

    有钱了小品 www.vsatus.com

    来源:太原晚报

    多少漂流在外的游子,回到生于斯长于斯的山乡,自以为是归人,却原来只是过客。刘飞芳也是其中之一。当2014年10月,他带着新婚媳妇,从上?;氐皆绞谐ち汗嫡蚝谒偻状迨?,五味杂陈,"从小生活的地方,再不是记忆中的样子。原来400多人的村子,现在只有不到20口,还都是老人。"他没有拍拍屁股,提上一兜土特产转身回城,而是拍了一部纪录电影《失落的山村》,忠实记录了黑水圪妥村的原生态生活。经过近一年的拍摄,2月4日正月初八,《失落的山村》完成了最后一组镜头。

    剧组和18位村民拍摄杀青照时,刘飞芳笑着说着感谢的话,制片人李金搂着他的肩膀交代,"千万别哭。"镜头外,刘飞芳63岁的母亲,背转过身悄悄抹了抹眼角。两代人的故土情怀,在正午明媚的阳光下,交融一处。

    荒村成了怀旧落点

    刘飞芳36岁,今年本命年。从1992年念初中起,他就离开了黑水圪妥村,越走越远,在重庆大学摄影专业毕业后,长期工作生活在上海。拍了十几年片子,他第一次将镜头对准了自己出生成长的山村。

    黑水圪妥村海拔近2400米,身处大山之中,从太原出发,中巴车走了四个多小时,途中多坎坷,风光皆秀美。进了村子,一檩檩老房子门窗紧闭,大铁锁镇守。阳光下,屋顶的野草飘摇,残瓦破墙掩饰不住衰老。2014年,带着上海媳妇回家看看的刘飞芳,见到的也是这幅场景,“向往了一路,回到村子,物是人非,挺失落。尽管家还在,但母亲他们搬到原平市去了,老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人住,想喝口水都不太方便?!笔涔?,刘飞芳觉得,他必须做点什么了。

    回到上海,刘飞芳开始进行前期素材积累?!暗笔本途醯靡募吐计?,但拍什么还不很清晰?!?015年国庆假期,刘飞芳回村里试拍时,碰到同村人侯军礼,“他去挑水,跟我打招呼。33岁的他还在村里,耐着性子养羊,让我很惊讶。片子的内容就这样定下来了?!?016年4月,《失落的山村》正式开拍,由上海影润文化传媒公司出品。主角是两个人:依然留守在山村的侯军礼和最早出去打工的刘国平。仅靠片花,《失落的山村》就拿到了“促进上海电影发展专项资金资助项目”,获得100万元的资助,入选理由是:该片反映中国传统文化,表现民族精神,以“变迁”为核心,记录了原生态农村人的四季生活,围绕“失落”的现象,表现当下农民的生存方式和命运变化,展示了独具晋北地方韵味的农村文化和即将消失的传统农耕文化,呈现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土地的关系。


    日子成了镜头语言

    侯军礼个子不高,是村里唯一的年轻人,这些年靠养羊致富。他在原平买了房子,媳妇和9岁的儿子在城里生活。去年,侯军礼养了500多只羊,秋天卖了些,剩下的310只,一个人就可以照看过来,和父亲一起放羊就有点劳动力闲置了。

    所以,35岁的侯军礼,准备今年去原平,做点小生意或打工,羊交给父亲,忙时再回来帮忙。村里最后的年轻人也准备出走了,刘飞芳说,“人是群体动物,他与老人没有共同话题,有孤独感。他离开,不是谋生方式出了问题,是没有了交流的对象??吹缡?,只有山西台,上网只能去山头上?!彼粘=涣鞯亩韵蠖际茄?。过年节,羊宰了,侯军礼舍不得吃,因为有感情了,他看一眼羊群,就知道一共多少只。

    另外一个去城里的原因,还是为了儿子。不爱说话的侯军礼,由刘飞芳代言,“孩子三年级,学习成绩也不错,在原平他能受到更好的教育?!?

    村里最早出去打工的刘国平,今年36周岁,尽管已经在太原买了房、买了车,打拼得还不错,但幸福指数比军礼要低,他还没有融入城市生活中,困惑很多。

    初中毕业的刘国平,没有什么专业技术,来到太原,从底层服务生做起,最早在 KTV 上班,十几年一晃而过。去年 KTV 关门,他失业了。有十二三岁的孩子要养,有房贷要还,刘国平开始跑专车,一个月收入3000多元,只够维持生活。失业的还有刘国平的父亲,去年秋天,打工的饭店生意冷落,他被辞退了。刘国平母亲给某美食城洗碗,他媳妇也在饭店干活。一家人为更好的生活而奔波,但现实却比理想骨感得多。

    记录成了一种挽留

    不管侯军礼,还是刘国平,《失落的山村》记录着他们的真实状态。刘飞芳说,“出走的或留下的,都守着自己的根,通过辛勤的劳动来滋养土地,来获得想要的生活。我们只是客观呈现,他们说什么做什么,我们拍什么?!比挥薪馑荡?,完全是人物对白,地地道道的土话。

    相关文章
    有钱了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