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坚定转战游戏产业 凯撒文化2018年业绩有望爆发 2018-01-30
  • 甘肃张掖与国内55家滑雪场同步举办国际儿童滑雪节 2018-01-30
  • 郑州南龙湖5连拍楼面价破7500元/㎡ 2018-01-30
  • 雪乡“恶导”不止打了一人 旅行社称是游客的错 2018-01-30
  • 打破界限 来ISPO Shanghai 2018 给夏季运动更多可能 2018-01-30
  • fb崩獺蝶 匡笆篈穝籇 2018-01-30
  • 阿联酋航空签署协议增购36架空客A380飞机 2018-01-30
  • 民警向监控敬礼热传朋友圈 2018-01-30
  • 国内手疗大师西湖“斗法” 合力推进中医文化传承发展 2018-01-30
  • 内部反对声强烈 日两大在野党结盟计划面临流产 2018-01-30
  • 有钱了小品 >>化妆就这么简单>>当前

    男人液体对女性的几大好处,你绝对不知道!

    男人液体对女性的几大好处,你绝对不知道!

    2017-06-05 化妆就这么简单 化妆就这么简单

    男人液体对女性的几大好处,你绝对不知道!

    001 体检


    “脱掉衣服,躺到床上,把腿叉开!”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吩咐道。

    蓝色的手术床单上,纤弱美丽的女子屈辱的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如薄而轻盈的蝶翅,不动亦美极,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抿起,嘴角弥散着悲伤的弧度。

    苦涩的滋味弥漫胸臆,十八岁的叶欢欢屈辱的听从医生的吩咐,麻木的褪去衣服,躺在手术床单上等候医生的检查。

    叶欢欢似乎感觉到中年女医生的那充满讽刺意味的眼神了,她一定觉得她是爱慕虚荣的女孩子。

    这是第一次,叶欢欢在人前脱光了自己。

    阳光好强烈的穿透检查室纱帘,灿亮得使人睁不开眼??墒撬男娜匆黄诎?,因为她接受了一件被这个社会所不齿的工作——代理孕妇。

    她才十八岁。

    医生检查了她的下体,然后,叶欢欢听道她冷淡说道:“好了,穿上衣服吧!”

    叶欢欢开始穿上衣服,长长的吁了口气,这一关终于过了,过了这一关,她就可以拿到那笔钱的一半了。

    她有张白净的脸,黑色的头发垂放在身后,宽大的T恤罩住她细瘦的肩膀,那怯弱的模样,看起来单薄又无助。

    门口等候着一个西装男,看到叶欢欢被医生送出来,然后他扫了眼叶欢欢,低声问道:“李医生,检查结果如何?”

    “毛先生放心吧,是处女,没有妇科??!”李医生没有避讳,直言道。

    叶欢欢的脸顿时红成一片,不敢看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只知道他是要找她做孕妇的那人的代理人,至于那个人什么样子,叶欢欢一点都不知道,是高是矮是胖是瘦一概不知,只知道那人出了五百万找人代孕。毫无疑问,那是个神秘的人物。

    “叶小姐,走吧!”毛之言在和李医生说了几句话后带着叶欢欢上了一辆车,然后车子进了青云山的别墅。

    “叶小姐,今日起,到怀孕之前,为了保证孩子的纯正,雇主吩咐您不能再离开别墅一步,直到受孕后,雇主会给您一笔可观的费用,叶小姐不用担心令弟的病情了,那笔钱今日就会到账?!?

    叶欢欢吁了口气,“我,不出去的话我可以打电话吗?”

    “当然!”毛之言态度温和的说道?!耙缎〗?,并不是限制您的自由,但雇主出了这么高的费用,您当然要对他负责了,是不是!”

    “嗯!”叶欢欢不安的小手交握。

    “叶小姐,楼上房间里有衣服,全部的生活用品,以后每日我都会来送食物,叶小姐,手续律师都办好了,只要你签字就行?!?

    “哦!”叶欢欢一愣,为了弟弟,她签了。

    当笔迹落在纸上的时候,叶欢欢的心也跟着凌乱不堪,她不知道未来在哪里,她这样笔落下去,等于把自己的一生都毁了,可是,没有办法了!弟弟等着手术费,她含泪签了字,递给毛之言?!懊壬?,那,那今晚他,他就要来吗?”

    “是的,他今晚会来?!?

    “叶小姐,我先回去了,这是合同,你自己的这份收好!”毛之言转身离开了别墅。

    偌大的别墅,只剩下叶欢欢一人。她在惶恐的等待着夜晚的来临,她就要把自己给卖了,不,已经卖了。

    她忽然有些紧张,不知道雇主会是怎样一个人?


    002 契约生效


    打开二楼卧房的门,立刻被里面的布置惊呆了,简洁的设计,黑白的装饰,大气而肃穆,就连床单也是白色,洁白的让人感到心虚,叶欢欢想,那个人是不是有洁癖?

    白色组合的女生家具,像是给她准备的。偌大的双人床和床头柜,打开柜子,里面清一色的新衣服,都是她没见过的,但一看就是名牌。

    她对那个没有兴趣,她只想快一点结束这场契约,早日回到学校,继续她的学业。洗澡换好衣服,等待金主的到来。

    晚上十点钟,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宾利出现在别墅的院子里。

    叶欢欢的心立刻紧张的跳个不停,他来了,那个人来了!

    她深呼吸一口,站在楼下大厅的门口,皮鞋踏着大理石地面的声响由远而近,脚步声在门口稍作停顿,而后便一步一步朝她靠近,她的心几乎要跳出喉咙口。

    忽然,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高大的身影,铮亮的皮鞋,笔直的西裤。再往上看,身材修长,比例合适,没有发福,只是,他的脸上戴了一张化妆舞会上常用的狐狸面罩。

    叶欢欢心咚咚的跳着,一阵眩晕,险些站不稳。

    男子锐利的视线扫过叶欢欢局促不安的小脸,开口了?!澳憬幸痘痘??”

    很好听的声音,低沉,磁性,带有一点点性感的迷蒙,很适合做播音员,听声音也好年轻。

    叶欢欢后退一步,紧张的小声道:“是!”

    说完,叶欢欢偷偷抬起小脸,却看到他唇角紧抿,双眸中的阴戾一闪而过,唇边扯出毫不掩饰的讥讽?!澳阒雷约焊米鍪裁绰??”

    叶欢欢直觉得,他是个严厉的男人,她一时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你很害羞?”随着他的薄唇微启,他的手快速地轻轻的嵌住她的下巴?!疤鹜防戳?!”

    叶欢欢被迫抬起头来望着他的眼睛,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嗯,你长得还可以,洗澡了吗?”

    叶欢欢心跳如鼓?!跋?,洗了!”

    “走吧!去卧房!”男子的声音依旧低沉,磁性,撞击着叶欢欢的耳膜。

    “是!”她很温顺,她知道弟弟的这笔救命钱她必须立刻赚到。

    “怕吗?”他又问,语气不再那么尖锐。

    “……”叶欢欢无语,她是很怕,可是她不敢说。

    男人蓦然转身,下一秒,她双脚离地,落入一个怀抱,温热宽厚,浓烈的男人的气息将他包围,她再度感到头晕目眩,脸红得像熟透的桃子,“先生,我,我自己能走!”

    他却不语,嘴角上扬,抱起她直奔二楼的卧房?!耙痘痘?,今天起,合约开始生效了,你后悔吗?我给你几分钟的时间考虑!”


    “我不后悔!”她心虚却又坚定的说道,为了弟弟,为了叶家,她甘愿付出自己。


    003 纯真失去


    面具后冰冷的目光突然柔和下来,依然静静地凝视着她,低声道:“你确定你知道接下来的事情?”

    叶欢欢被他抱进了卧室里的大床上,而他解开了西装,放在一旁的沙发上,没有一丝褶皱。

    叶欢欢看着他的动作,她笃定,这个男人有洁癖。

    “我知道!”依然是那么的坚定,毫不退缩,只要弟弟好起来,一切都值了。

    突然,她感觉她的胸部被一双大手握住,握的好痛,他的力道之大让她想哭,透过迷濛的泪雾,她看到他的嘴角紧抿,似乎带着不悦?!澳阏媸遣恢叱?,居然出卖自己的身体,这样很赚钱吗?”

    心一痛,叶欢欢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她怎么能不知羞耻?

    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她不能看着弟弟死??!

    可是,她不打算解释什么,毕竟她是为了钱才做代理孕妇的。

    看她不语,男子似乎有些不悦一只手探入她的睡衣内,握住她柔软的部位,很不温柔地开始揉捏起来,一边冷笑:“这里没人碰过吧?”

    突然间,身子一阵寒凉,她不由微微一颤,男子的唇滑落在她的锁骨处。

    胸口处炙热的触感让她又怒又羞,从未经过人事的她本能地开始闪躲,往床的另一边滚去。

    脑中甚至有了想逃的冲动,可是,逃避了,钱怎么办?

    男人一把摁住她,扯开她的睡衣,露出她姣好的身段。低头吻上刚刚手握过的地方,不忘冷声道:“你不是想要钱吗?嗯?干嘛还要逃?逃了钱就没了!”

    “不!我们可不可以明天再?!”叶欢欢惊慌失措地大叫着,推打着他的身子,挣扎着滚向床的另一边。

    她怕了,真的怕了!这个男人太恐怖了。

    “你不要钱了吗?那好,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男子松开她,冷哼一声。

    叶欢欢顿时一愣,她在做什么呀!看着他狐狸面具在她的眼前晃过,她突然急切而懦弱的抱住他的胳膊,小声的颤抖道:“我不躲了!”

    男人勾起唇角,覆上来,伸出手,再度握住她的小胸口,身上的睡衣如数被扯去,洁白的身躯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冰凉冰凉,被他压住的部位却是燥热一片。

    她吓得咬住红唇,瞪着惊恐的双眼。

    他的吻探入她的口中,带着一点的酒精味,狂猛的索取着,而叶欢欢却瞪大了双眼,瞪着眼前的男人,狐狸的图像在她眼前闪烁,在未来的几年里,只怕她的梦里都抹不去这个图像了。

    原本停留在下巴的手指逐渐下滑,携着一抹酒精味的滚烫在她皮肤上激起涟漪,她微微颤抖,小手抓紧了床单。

    只听“哧拉”一声,她的小内裤一分为二,阵阵凉意袭来,她尖叫一声,慌忙用手去遮盖。

    “不!”她咬紧唇瓣,下意识抓的更紧。

    “拿开手!”他的眼神幽深起来。

    “我……”她要出口的话,在他接下来的动作中结束,只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鞍 ?


    004 侵犯


    身体首次被人这般侵犯,她痛,痛得浑身颤抖。而他早已穿透一切阻碍,强占她,倾刻间将她变为一个女人,他的女人!

    她想喊他停下,可是她又确实是需要他的,她需要孕育他的孩子,从而赚取她弟弟的医药费,她早已无从选择了。

    他挑弄着她,体内的情欲同时被撩高,她还是个女孩,好紧。

    在他穿透她身体的那一刻,叶欢欢便安静了,双手紧紧地抓住两旁的床单,除了流泪她动作也没有了。

    男人在驰骋了许久后,终于惭惭地停下了,趴在她身上重重地喘着粗气。他感觉到了身下的人儿微微颤抖,而惭惭平静下来的他开始对她升起一阵怜悯……

    “好了,不要哭了!”他伸手,将她抱进怀里,温柔的亲吻着她脸上的泪水?!跋胍?,就必须经历这一关,我会加倍给你钱的!”

    他的话,在她心上狠狠的刺了一刀,她猛然推开他,“够了,今晚够了吧?”

    “你有资格拒绝吗?再来一次!”他暴躁的宣布,忽略她脸颊上的泪。虽然她是第一次,但是他就是不想放过她,多久了,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再度覆上来,叶欢欢抽噎着,想哭却哭不出来,再一次,她痛得死去活来。这一次,他比前一次更加粗暴,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活下去。

    她忍不住挣扎着,却怎么也挣不开身上如泰山压身般的重量,挣不开他一次又一次的掠夺?!澳惴趴?!放……开……我!”

    声音因为痛苦而支离破碎般的响起,断断续续。

    男子却一只手抬起她的下颌,凝视着她冷声道:“这就受不了了吗?你不要钱了?”

    说完,奋力地在她的体内驰骋起来,好久之后,他才终于松开她,而叶欢欢,觉得自己的双腿间,流出了一股温热的液体,不知道是血迹,还是别的什么……

    屋里好安静,男人去沐浴,叶欢欢如木偶般躺在大床上,眼角流出两行清泪……

    电话,在这一时刻响起,打破了一室的宁静。

    男人很快的冲完澡出来,打开电话,用一种很温柔很温柔的语气轻声道:“兰儿,怎么还没睡?”

    他的语气好轻柔,好轻柔,轻柔的像在跟情人诉说情话般,叶欢欢苦涩一笑,男人真会做戏,刚刚疯狂要了她两次,此刻却又如此情意绵绵的安慰另外一个女人?!昂?,我马上回家,你不要等我,早点睡,乖!”

    男子挂了电话,开始擦干净身上的水珠,而狐狸面具,依然在他的脸上戴着,遮住了容颜,叶欢欢的视线望着天花板,不去看他,男人穿好衣服,视线扫了眼床单上的血迹,心里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狂乱的冷声说道:“起来去沐浴,明日换了床单,不要让我看到别的东西在床单上!”

    他刚刚要了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干净的让他心颤,也让他疯狂。

    叶欢欢没有动,眼泪流的更急,这个男人果真有洁癖。

    他穿好衣服,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你只是个代理孕妇,做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你的钱!”叶欢欢木讷的说道?!澳憧梢宰吡?!”

    而此时,叶欢欢的电话也响了,她飞快的下床,不顾自己浑身赤裸着,也管不了他在眼前,因为唯一打她电话的人,只有叶潇,她的弟弟,她唯一的亲人。

    男人看她急切的接着电话的动作,眼中闪过一抹怒气,本来要走的,却停了下来。


    005 失去弟弟


    “喂!叶潇吗?你哪里难受?”叶欢欢着急的问道。

    那端却传来陌生的声音,“叶小姐,我是叶潇的主治医生,很抱歉,您的弟弟去世了!今天下午,他因为找不到你,一着急,就再也没醒过来,叶小姐,你知道心脏病人,经不起刺激,我们也很抱歉!”

    “你说什么?”叶欢欢把五个手指塞进了嘴里,眼泪霹雳哗啦的落下来?!安弧豢赡?,叶潇不会死的,不会…… .

    男人讶异的回转身,望着叶欢欢那流线很美且光裸的后背颤抖着,他的心微微一顿,死了人了?

    他走过去,坐在她对面,看到她嘴角渗出血来,四个手指在嘴里都被咬破了,微微皱眉,这张小脸,处处透着可怜。

    “我马上过去,马上过去!”叶欢欢突然放下电话,站起来,却因为腿间太痛,差点跌倒,男子伸出手,扶住她。

    “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欢欢没有抬头,眼泪横流,叶潇死了,她什么都没了,唯一的亲人都没了,她要去找叶潇,“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不要钱,我们的合约解除,我不要钱了!”

    “你确定?”男人皱眉。

    叶欢欢挣脱他,拿起自己的衣服,穿好,不管身后的男人视线有多错愕,她背起小包,只拿了自己的东西,就要离去。

    男子却一把抓住她?!巴砩险饫锩挥邢律降某?,发生了什么事?”

    叶欢欢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拔乙律?!”

    男子不再多言,深邃的眼神眯起,“我送你下山!”

    一路上,叶欢欢的眼泪不停的流着,而身边开车的男人却沉默不言,直接将她载到医院?!叭绻悴幌胱隽?,我也不会勉强!一半的费用算作补偿你的初夜吧!”

    叶欢欢顿了顿身子,径直的下了车,没有说任何话。

    望着她飞快的跑进医院的身影,握住方向盘的修长手指骨节泛白,烦躁的拿下面具,露出一张俊美如潘安般的容颜,只是眉宇紧紧的蹙着,一丝愁绪染上了眉眼……

    叶欢欢赶到病房的时候,护士刚用白色的床单盖住叶潇的身体。

    “我弟弟呢?我弟弟呢?”她像个疯子般的见人就问。

    “叶小姐,对不起,已经没有办法了!”主治医生歉疚的跟叶欢欢道歉,病号死去虽然是很平常的事情,他身为医生已经见怪不怪,但是这个孩子才十五岁,死了确实很可惜。

    病床上,看着被床单盖住的瘦弱身体,叶欢欢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吼:“不——”

    “叶小姐,节哀!”医生和护士都很同情的劝她。

    只发出一声嘶吼,她颤抖着手掀开床单,看到叶潇灰白的脸,青紫的唇,她的眼泪扑簌而下。

    最最撕心裂肺的那一刹那,也只是泪流满面,拼尽了全部的力气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叶潇,叶潇啊……”

    仿佛只要在心底那样拼命呼喊,他就会回到她的身边。

    一个半月后。


    006 怀孕


    昏昏沉沉的叶欢欢终于接受了叶潇离世的事实。而这个时候她也发现自己怀孕了。

    只有一夜,她便中招了!

    错愕,呆滞,懊恼,继而惊喜,这将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了,一条新生命正在她的肚子里孕育着。

    走出妇产科的门,叶欢欢手握化验单看着上面的加号,露出一个多月来难有的笑容。

    想到那个雇主,她果真没在来找她!

    如果被他知道的话,她不知道会怎样,想到此,叶欢欢慌乱起来,不行,她要逃走,立刻逃到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去。

    疾步向前走去,走廊里,行色匆匆的叶欢欢迎面撞进了一个宽阔的怀抱里,“呃!对不起!”

    本能的抬头,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黑色的西装裹住他结实的身子,身形愈发颀长,瘦削却刚毅的脸庞带着冬雪般的寒冷,深邃而漆黑瞳孔像是落下漫天的星辰,闪烁着夺目的光辉,隐隐约约却好似含着一抹阴郁之色,挺直如古希腊雕塑的鼻,棱角分明的薄唇不带任何感情的抿紧。

    “先生,对不起!”叶欢欢再度的道歉。莫名的感觉这个人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那个男人只是低下头,在看到叶欢欢时,错愕一愣,继而点了点头?!懊还叵?!”

    低沉冷漠的嗓音如同三九寒冰般冰冷,叶欢欢莫名打了个激灵,微微的鞠躬,转身离去。

    男人并没有阻拦,而是回头看了眼仓惶离去的单薄身影,眼神深邃而高深莫测。

    一低头,发现地上掉落了一张化验报告,捡起来,在看到写着叶欢欢名字结果是加号明确标注已怀孕的字样时,男人的眼睛眯了起来,再度回头看了眼离去的女子,危险的眼神如蛰居的豹子看到猎物般精准骇人……

    “凌宇,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不让你来了吗?”突然的,委婉的女子的声音传来,秦凌宇竟飞快的将报告放进了西装的兜里,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兰儿,我不放心,所以来了,怎样?”

    一如声音一般,女子长得也很委婉,生的极美,勾画的极其精致的柳叶眉秀娥微蹙,一张白皙柔嫩的脸上镶嵌着一双明亮的大眼,樱唇微勾,可惜带着一丝愁绪?!傲栌?,没有办法了,医生说要做手术,或许这辈子我都不会再有孩子了!亲伯伯不会让我嫁到秦家的!”

    “兰儿,不要担心,我们会去美国看!”秦凌宇安慰地拍了下莫伊兰的肩头?!白甙?,我们回家!”——

    走出医院大门的叶欢欢仓惶中打了一辆车,直到上车后,才发现自己的化验单不见了,一定是刚才撞到那位先生时不小心弄丢了。

    计程车上正在播报新闻:“各位听众,本台刚刚收到消息,先前传言秦氏执行总裁秦凌宇先生与莫氏大小姐莫伊兰的婚期将到,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秦茂祥董事长出面声明婚约取消,秦凌宇短时间内不会结婚!”

    叶欢欢愣了下,脑海里浮现刚才那个身影,呃!对了,那个人就是秦氏执行总裁啊,她在杂志上看到过的。

    有钱人的世界,有有钱人的烦恼,没钱人的世界,同样有着没钱人的烦恼。人生无常,冷暖自知!她的手再度抚上小腹,这里将会孕育一个她的亲人!

    7 个月后


    点击 “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阅读原文 投诉
    相关文章
    有钱了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