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坚定转战游戏产业 凯撒文化2018年业绩有望爆发 2018-01-30
  • 甘肃张掖与国内55家滑雪场同步举办国际儿童滑雪节 2018-01-30
  • 郑州南龙湖5连拍楼面价破7500元/㎡ 2018-01-30
  • 雪乡“恶导”不止打了一人 旅行社称是游客的错 2018-01-30
  • 打破界限 来ISPO Shanghai 2018 给夏季运动更多可能 2018-01-30
  • fb崩獺蝶 匡笆篈穝籇 2018-01-30
  • 阿联酋航空签署协议增购36架空客A380飞机 2018-01-30
  • 民警向监控敬礼热传朋友圈 2018-01-30
  • 国内手疗大师西湖“斗法” 合力推进中医文化传承发展 2018-01-30
  • 内部反对声强烈 日两大在野党结盟计划面临流产 2018-01-30
  • 有钱了小品 >>原平大小事>>当前

    温柔体贴的老公突然提出了离婚,只因为七年前我……

    有钱了小品 www.vsatus.com 温柔体贴的老公突然提出了离婚,只因为七年前我……

    第一章:天道好轮回


    轰隆……

    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一道闪电迅速划过漆黑的天空,刺眼的光芒照亮了整个世界,又瞬间被淹没在无尽的黑暗之中,豆大的雨滴开始落下,“噼里啪啦”地拍打着别墅的窗户,湿气弥漫了整个卧室。

    “你到底想要什么?。?!”喝醉了的顾天骏很不耐烦,身形高大的他毫不费力的将安然抵在了昂贵的大理石墙面上,带着粗茧的双手几乎要把安然瘦弱的肩膀捏碎了。

    为什么这个女人这么执迷不悟!他从来都没爱过她,从一年前结婚到现在,他都没有碰过她,难道她还不明白吗?

    “我要你??!”安然撕心裂肺的哭喊了出来,她满脸泪痕的看着顾天骏,“天骏,我要你啊,我只要你!”

    “要我是吗?!”顾天骏的鹰眸突然射出一道让安然发抖的寒光,“好,我给你!直到你不想要为止!”

    顾天骏的话音刚落,宽大的手掌迅速伸撕扯着安然的锦缎睡衣。

    安然的身体瞬间暴露在潮湿的空气当中,光滑的的脊背被顾天骏狠狠的按在了冰冷的墙面,安然疯狂的摇着头,哭喊着:“天骏,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顾天骏的鹰眸如同锐利的刀子,在狠狠的刺痛了她眼睛的同时,也在瞬间狠狠的侵占了她的身体。

    “唔……”安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撕裂了一样疼痛,她伸出手推搡着顾天骏的胸膛,却发现毫无作用。

    “你不是说要我吗?”顾天骏将安然抵在墙上,仍然不停止身上的动作,安然的紧致和生涩,让本来醉的就不清醒的顾天骏更加的疯狂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安然看着仿佛变了陌生人一样的顾天骏,停止了挣扎,她闭上眼睛,眼角不停的掉落着豆大的泪珠。

    安然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她21岁大学毕业的这天,结婚了一年的丈夫,竟然送给自己这样一个毕业礼物!

    从前,顾天骏对自己只是冷漠,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像个恶魔一样的折磨她。

    “为什么……,为什么……”安然望着卧室里巨大的水晶吊灯,不停地重复着这一句话。

    然而,顾天骏没有回答,只是狠狠的侵略着安然,他的粗鲁与狠厉,几乎要让安然疼昏了过去,安然从来没有想过,她心中最期待的接触,却是这个样子!

    不知过了多久,在安染身上发泄了好几次的顾天骏停了下来,在接了一个女人的电话之后,顾天骏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而安然躺在床上,目光空洞的抬头看着上方的空气,泪,已经流干了。

    现在的安然终于愿意承认,顾天骏从始至终都不爱自己,他之所以会娶她,完全是因为顾天骏要掌管父亲的公司,逼走阴狠的继母和刚刚高三毕业的同父异母的弟弟。

    现在,他成功了,所以就不需要自己了,安然的心在这一刻,突然跌进了尘埃里,如同死灰一般。

    安然木然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看见那张离婚协议就摆在床边的桌子上,她伸出纤细的手腕,拿起了那份离婚协议书。

    离婚协议书写的很详细,主要都是关于财产分割的问题,顾天骏把安然应得的那份毫不犹豫的给了安然。

    看到这些的安然苦笑了一下,她要是只在意财产,胸口会不会不再那么疼。

    安然拿起签字笔,将离婚协议书平铺好,看着那白纸黑字具有法律效应的离婚协议,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将离婚协议书放好,安然连那张支票看都没看一眼,赤着脚离开了卧室……

    ******

    四年后……

    林家别墅里,乳白色的大理石光滑如镜,一排排红色缎面铺成的餐桌上整齐地排放着各色的美味佳肴。来往的全是豪门显贵和商界精英,他们谈笑风生,相互寒暄着。

    现在的安然已经改名为安染,她穿着白色的抹胸礼服,彰显线条的廓形设计在腰间一巧妙金属设计链接,膝盖上的裙摆是精致的手工花瓣刺绣,淡淡的浅色让她仿佛从花海中走来,举手投足之间全是优雅和甜蜜的气息。

    安染拿着酒杯,望着宴会上来来往往的显贵,心里有一些激动。

    今天是珠宝届龙头老大的儿子——林敬泽的生日宴会。

    正好安染所在的苏氏服装公司和林氏公司有意向日后进行合作。安染作为苏氏公司的一名职员,有幸跟着苏氏公司的副总经理参加了这场宴会。

    原本,作为一名新调来的服装设计师,安染是没有资格参加这场高级的宴会的。

    但是,安染的作品被新上任的苏总经理看中以后,就亲自点名把她从在S城的子公司,调来了位于H城的公司总部,打算经过实习期以后,委以重任。

    四年前,在和顾天骏的离婚协议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以后,她就从H城逃到了S城,在那里,她靠着自己的努力,养活自己和自己的儿子安安。

    现在,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也为了赚更多的钱,她再一次踏进了H城。

    想到这里,安染的眼神暗淡了一下:H城有那个人——顾天骏。

    现在,安染最害怕的是那个人会抢走她的儿子。

    即使不爱看新闻,安染也知道。四年前和安染离婚以后,顾天骏大张旗鼓的娶了他现在的妻子——周梦芷。

    不过,天道好轮回,苍天从来没有饶过谁,顾天骏虽然有钱有势并且深爱现在的妻子,但是他的妻子多年不孕不育,他们两个到现在还没有孩子。

    所以安染担心,如果顾天骏知道安安的存在,会不会和那个女人直接来抢自己的儿子?!

    绝对不可以!

    安染皱紧了好看的眉头,她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她的儿子安安是自己的一切,谁都不能从自己的手中抢走!

    安染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自己不要胡思乱想,H城这么大,怎么会就遇见他了呢?

    “安染,怎么在这里站着,快跟我来一起去给那几个公司的老总打声招呼!”胡副总看到安染在发呆,于是走到她身边,催促道。

    “好,我这就跟着您去!”安染唯唯诺诺的点点头,跟在了胡副总的身后。

    胡副总转头看了漂亮的安染一眼,就向那一群谈笑风生的老板们走去了,而安染也努力的在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款款的跟在胡副总的身后。

    “王总好,好久不见!”胡副总脸上挂着殷勤地笑,和满脸横肉的王总碰了一下酒杯。

    “嗯?!蓖踝芏院弊苎盍艘幌伦齑?,算是对胡副总笑了笑,他的目光漫不经心的游离着,突然定格在了安染的身上。

    白色的抹胸礼服让安染的香肩展露无遗,精美的脖颈比例更是让人眼前一亮,不仅如此,安染有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眉梢只要微微带着笑意,便尽是令人移不开目光的风情,在加上直挺如白玉一般的鼻子,柔软又光滑的嘴唇,让她那有着完美弧形的小脸,愈发的引人注目。

    王总的眼睛亮了一下,主动的问向胡副总问道:“胡副总,这位是…?”

    第二章:我要是不滚呢?


    “这是我们公司新来的服装设计师,苏总经理一眼看中了他的作品,特意提拔上来的?!焙弊芤豢赐踝芏园踩纠戳诵巳?,连忙向旁边靠了一下,示意安染给王总说话。

    “王总你好,我叫安染?!卑踩旧斐鍪趾屯踝芪樟艘幌率?,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绍道。

    “王总可是我们公司最大的服装面料供应商?!焙弊茉谝慌远园踩窘樯艿?。

    安染立刻会意,她走上前和王总碰了一下酒杯:“希望以后能和王总合作愉快?!?

    胡副总看到王总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于是说道:“你们先聊,我去那边和李总打个招呼?!?

    胡副总离开以后,王总上前跨了一大步,几乎要贴近安染的身上:“安小姐,这是我的名片……”

    安染身上那悠悠的香味儿像是一双小手一样,让这个王总心痒难耐。

    “谢谢王总?!卑踩玖λ纸恿斯?,收好,同时脸上陪着殷勤又暧昧的笑,身体却不易擦觉的退后了一步,和王总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经过一番谈话,安染巧妙的让王总对苏氏公司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同时,王总也发现安染也不是一个虚有其表的花瓶,对她另眼相看了一些。

    现在,安染和王总都得到了有用的信息,安染客套的和王总打了声招呼,就向胡副总走去。

    “呼…”安染将酒杯放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聊了那么长时间,总算没白费功夫!

    “怎么样了?”胡副总看到王总离开了,连忙上前问道。

    “还可以,”安染谦虚的说道,“王总说,如果我们诚心合作,适当加大订单量的话,会以低于市场价格百分之八的价格,供给我们的面料?!?

    “很好!”胡副总满意的点点头,“我们公司现在正计划加大生产量,给王总的订单一定会加大,现在面料的价格变低了,我们公司获得的利润也会有所增加?!?

    “安染啊,表现不错,王总的事情你来负责吧?!焙弊芟蚶春芑嵊萌?,现在安染表现这么好,他当然有所奖励。

    随后,安染又跟胡副总一起和几个有头有脸的老板说上了话,在此期间,安染都是进退有度,游刃有余。

    终于,重要的人都见的差不多了,安染也喝了不少的酒,她觉得自己的脸都笑僵了,和胡副总打了一声招呼,安染打算去洗手间补一下妆。

    林氏别墅的二楼,林家私人洗手间里……

    顾天骏不停的轻怕着周梦芷的背部,有些担心看着低头呕吐的她,问道:“梦芷,你感觉好一点了吗?”

    “呕……”回答顾天骏的,只有撕心裂肺的呕吐声。

    周梦芷捂着自己的胸口,一对远山黛一般的细眉微微的蹙着,原本樱桃一般红润小巧的嘴唇略显苍白。

    由于不停的呕吐,周梦芷一双好看的杏眼里含着点点泪光,如陶瓷一样光滑的脸颊略微有些苍白,看得顾天骏心疼不已。

    “天骏你也不要太着急了,梦芷只是身体不太好?!敝苊诬频谋砀?,也是顾氏公司市场部的经理,更是顾氏别墅里的管家——周汉卿,虽然脸上的担心并不比顾天骏少,但嘴里还是不停的安慰着顾天骏。

    “我就应该让梦芷在家里好好休息的,明知道你的身体很虚弱,还是让你来了?!惫颂炜タ醋呕乖谀咽艿闹苊诬?,语气无比的懊恼。

    “没,没关系的……”周梦芷扬起苍白的小脸,她看着顾天骏勉强一笑,善解人意的说道,“天骏,我感觉好多了,你不要担心,我,呕……”

    周梦芷还没说完话,立刻低着头又呕吐了起来,她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胸口,不能的吐着胃液。

    周梦芷昨天晚上本来就没有休息好,再加上今天的活动量多了一些,因为是宴会,吃的东西又很杂,原本身体就不好的她,现在胃病也犯了。

    “梦芷,我们马上回家,我叫你的私人医生过来?!惫颂炜ド锨奥ё≈苊诬频募绨?,低头看着她温柔的说道。

    “不用了,”周梦芷又呕吐了一阵,这才抬起头看着顾天骏说道,“这是你好朋友的宴会,我不能扫兴?!?

    “天骏,梦芷说的对,这毕竟是你好朋友的生日聚会,梦芷作为你的妻子,来也是应该的,天骏你也不要太自责?!敝芎呵浜蒙闷陌参孔?,眼睛时不时的看向顾天骏那只搂着周梦芷肩膀的手,眼中流露出一种说不清的情绪。

    “可是,梦芷你这个样子我实在是不放心?!惫颂炜ヒ∫⊥?,耐心的劝道,“梦芷,听话,我们回家好吗?”

    “可是……”

    “嗒”、嗒”、“嗒”……

    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慵懒声音,打断了周梦芷的话,带着几分醉意的安染在一楼的洗手间看到了很多的莺莺燕燕在排队,她又醉的厉害想马上清醒一下,所以摸索着来到了二楼的洗手间里,朦朦胧胧的就看见洗手间里站着三个身影。

    顾天骏担心着周梦芷的身体状况,所以也注意看来人是谁,只是转头看了周汉卿一眼,示意他把来的人赶走。

    周汉卿对顾天骏点点头,就向着安染迎面走了过去。

    “这位小姐,这个洗手间是私人用的,请你出去?!敝芎呵淅吹桨踩镜拿媲?,挡在她的面前严肃的说道。

    “咦?怎么会有男人在这里?”安染眨眨她那双带着醉意的桃花眼,没有理会周汉卿的话,而是伸出葱段一般的手指,指着周汉卿说道,“这位男士,应该是请你出去吧?!?

    这时,胸口疼的周梦芷转头看了看远处和周汉卿理论的漂亮女人,心中顿时生出一股不悦,她抬起头看着顾天骏,声音娇弱的说道:“天骏,那个女人好无理取闹啊?!?

    “别生气,我马上赶她出去?!惫颂炜グ参克频那崤牧酥苊诬频谋?,转身向着安染走了过去。

    顾天骏只对周梦芷露出温柔的笑,在别人的面前,他从来都是冷如冰霜,所以,顾天骏还没有来到安染的面前,冷峻的声音就传来了过来:“滚出去?!?

    正在和周汉卿理论的安染一听这么嚣张的话,当时就笑了,她一边向来人看去,一边风轻云淡地问道:“我要是不滚呢?”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温柔体贴的老公突然提出了离婚,只因为七年前我……


    相关文章
    有钱了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