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坚定转战游戏产业 凯撒文化2018年业绩有望爆发 2018-01-30
  • 甘肃张掖与国内55家滑雪场同步举办国际儿童滑雪节 2018-01-30
  • 郑州南龙湖5连拍楼面价破7500元/㎡ 2018-01-30
  • 雪乡“恶导”不止打了一人 旅行社称是游客的错 2018-01-30
  • 打破界限 来ISPO Shanghai 2018 给夏季运动更多可能 2018-01-30
  • fb崩獺蝶 匡笆篈穝籇 2018-01-30
  • 阿联酋航空签署协议增购36架空客A380飞机 2018-01-30
  • 民警向监控敬礼热传朋友圈 2018-01-30
  • 国内手疗大师西湖“斗法” 合力推进中医文化传承发展 2018-01-30
  • 内部反对声强烈 日两大在野党结盟计划面临流产 2018-01-30
  • 有钱了小品 >>让你乐翻天>>当前

    男女发生关系,到底谁更吃亏?

    男女发生关系,到底谁更吃亏?

    2017-08-17 让你乐翻天 让你乐翻天

    男女发生关系,到底谁更吃亏?


    第一章 被绑架的美女

    “啧啧,表姨妈家条件不错啊,居然住在这样豪华的地段!”看着眼前一栋栋独立的豪华别墅,打扮猥琐的陈飞心情满是激动。

    这会儿的他,一件陈年破洞的翻皮夹克,下身是一条布满泥痕的亚麻裤,而那双泛黄的军靴,连鞋底都磨穿了,好在一般人也不会瞅着鞋底看。

    虽然是傍上了富亲戚,但他也没觉得高兴,反而有些担心,“就这么找上门,万一表姨妈不肯认我这穷亲戚怎么办?哎,不管了!你妹的,老子今天晚上可不想再睡大马路了!”陈飞摸了摸饿得咕噜噜叫的肚子,顺着地址就一路过去了。

    二十分钟不到。

    他就来到了一幢幢宫殿式的花园洋房的院墙外。

    “春江花园,没错,应该就是这里了!”

    这地方,是江宁市的富豪别墅区,在这里买别墅的人,除了有钱之外,还要有一定的影响力。

    别的不说,单看大门处站着的几个保安,陈飞就感觉到这里面住着的人很拽。

    因为那几个保安的气质明显不同,膀大腰粗,虎口有厚茧,显然是军人出身,而且绝对不会是普通的军人。

    陈飞别的没有,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在保安室填了一个表格之后,他就来到了A幢花园洋房。

    走廊上灯光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昏暗了许多。再三确定了地点之后,陈飞大踏步的上前按响了门铃。

    “叮咚!叮咚!叮咚!”

    陈飞连按了三下之后,有些紧张的在那扇雕花红木门前等着。

    然而,等了几分钟,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陈飞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心里面满是遗憾,本来奔着管饭来的,可好像里面连人都没有。

    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房间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

    “谁啊……”

    “我是陈飞!”

    “什么陈飞?我不认识!”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甚至还带着一丝哭腔,很不自然。

    这让陈飞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不应该啊,表姨妈家的人,至少应该听过他的名字啊。妈蛋,就算对方真不肯认他,好歹也混点吃的??!

    于是,他又用力敲了敲门。

    “我来找我家表姨妈的!麻烦你开下门!”

    屋里沉默了片刻,似乎有些迟疑,不过几分钟之后,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缝。

    随即从门缝里面探出一个扎着马尾辫,身穿白色T恤,蓝白色牛仔裤的美少女。

    美少女的小脸白皙,眸似秋水,给人一种水乡烟雨的婉约美感。

    只不过,她的声音微微有些嘶哑,水汪汪的的大眼睛隐约还能看到泪水的痕迹,似乎在压抑着什么似的。

    “谁是你表姨妈?你到底是什么人?”

    美少女就这样堵在门缝里,根本没有让陈飞进去的意思。而且她的眼神虽然清冷,顾盼之间似乎夹杂着某种令人难以预知的恐惧。

    “呃……”陈飞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看了她一眼道:“地址明明就是这里???莫非这里不是春江花园A幢?”

    美少女一呆,那双如烟似雾的眸子望了陈飞一眼,眼神中透着一丝渴望,一丝希冀,似乎想对他暗示些什么,但是嘴上却急迫地道:“哦……你搞错了,你还是快走吧,别再乱敲门,否则有你好看!”

    这丫头明显有些话不由衷,不太对劲啊,陈飞轻轻地皱了皱眉头。

    “哦,对不起,可能是我找错地方了,再见?!背路伤档秸饫?,不由地往她的身后看了看,只见她眼神之中立即散发出来一丝的奇异的、激动的光芒。

    陈飞见状,并未当初挑明,淡笑着转身离去。

    那丫头见陈飞就这么离开,眼里满是绝望之色。但又她却不敢有丝毫异动,只能绝望的望着陈飞离去,重重地将门关上。

    走出前廊,陈飞的眼睛如狼一般扫视着这幢别墅。

    在确定了一条隐秘路线之后,就如猿猴一般,几个跃身潜至别墅墙脚,翻身跃上阳台。

    二楼的阳台与室内隔着一道钢化玻璃门,嫩黄色的花边落地窗帘将室内的一切与阳台隔绝开来。不过二楼的那道钢化玻璃门却是在里面锁上的。

    陈飞皱了皱眉头,转首看了看阳台周围,取出随身携带的一个别针,小心翼翼地拔动着锁珠。

    短短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只听见“嗒”的一声轻响,钢化玻璃门锁被打开。

    陈飞轻轻拉开玻璃门,闪身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隐约听到了一丝细微的声音。他不再犹豫,闪身进入了客厅,眼睛迅速地扫射一下周围的情况。

    当他看到客厅中的一幕后,一颗心猛然揪紧。

    只见不远处一张粉红色的意大利真皮沙发上,蜷缩着刚才给陈飞开门的美少女,此刻她双手双脚都被绳索捆住。

    在她身边,还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佬正负手而立,脸色冷峻。

    正前方不到三米外的一个房间内,房门洞开,一个穿着名牌西装,头发梳的油光油亮的年青人正一脸邪笑地朝那美女走去。

    陈飞的目光向他面前的床前扫去,眼前顿时一亮。


    第二章 俏皮小靓女

    只见床上正躺着一个毫无意识的女人。

    见那年轻人向女人走去,被捆住的美少女怒斥道:“王鹏,你敢动欧阳姐姐一下,姑奶奶发誓让你们王家家破人亡!”

    房内的年轻人讥笑道:“切,你省省吧,老子确实是不敢动你!但是欧阳情,老子今天吃定了!我就不信,等欧阳家的人知道了,他们敢把事情闹大?大不了老子把她娶回家供起来!”

    陈飞皱起了眉头,虽然他不确定这两个美女与他表姨妈有什么关系,但两人在表姨妈的房间内,非亲即友。

    不管怎样,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两个美女身处危险之中,而不作为。

    陈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背对着他的光头佬身边,一个左勾拳,重重地击打在了他的下巴之上??︵?!

    光头男下巴受到重击,发出一声沉闷却清晰的骨肉交错的声音,随即重重倒地。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王鹏愣了一下,他慌忙向口袋里摸去。

    可是,等他摸出手枪,指向陈飞的时候,陈飞已经冲到他面前,双手擒拿技施展,将他握着手枪的胳膊直接给卸了下来。

    “啊……”

    王鹏发出一声惨叫,左手想要还击,只不过,他的攻击力根本就不够看。

    陈飞随手这么一拔,便将他给拔到在地,脑袋撞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陈飞抬头看了床上的美女一眼,对方仍然在昏迷,就像是睡美人一样迷人。 陈飞不禁看得失神。

    “混蛋,还不快来帮我解开绳索!”一声娇叱打断了陈飞的歪心思。

    他这才想起来,外面沙发上还绑着一个呢,于是他转身回到客厅,快速解开那美少女身上。

    不料,美少女脱困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啪”地甩了他一个耳光,她口中愤愤地道:“你刚才看得很过瘾吗?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陈飞大怒,这丫头实在太不知好歹了!怎么说自己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居然恩将仇报?

    不过,他仔细想了想,念在这丫头骤然经历大变,情绪失控也是正常,实在没必要因为这种小事跟女人计较。

    美少女冲进房间,对床上的美女喊道:“欧阳姐姐,你没事吧?醒醒……”

    可惜,那美女神智全无,很快就让美少女急的跺脚不已。

    陈飞摇了摇头,对那丫头道:“你自己打电话报警吧,我先走了!”

    看到陈飞抬步要走,美少女慌了,喊道:“等一下,你不能走!”

    她冲出来,伸手去抓陈飞,陈飞闪身避过,疾步往门外走去。

    “混蛋!”美少女气急,猛地一个跨步,追上去,猛拉陈飞的胳膊, 野蛮地道:“你暂时还不能走,得帮我想想办法,怎么救欧阳姐姐……”

    “救她?”陈飞疑惑了,那个女人只是暂时昏迷,等着她醒来就是,有必要让自己留下来救她吗?

    此时,那个美少女已经快步走到了床边,用薄毯给床上的女人盖上。

    陈飞也跟着跑到床边,嘿嘿一笑,说道:“姑娘,我能做什么?”

    “我不叫姑娘,叫柳絮儿?!泵郎倥缓闷鼗亓艘痪?,一脸的愁容地喃喃道:“王鹏那王八蛋说给欧阳姐姐吃的这药是什么血……血寡妇,对,就是血寡妇,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听到“血寡妇”这三个字,陈飞却是心头一凛。

    那王八蛋竟然给这女人吃了药,还是这么凶残的药!


    第三章 神奇的推拿之术

    陈飞知道“血寡妇”这种东西,服下了这种药的人,如果不能够在两个小时内把毒素排出,中毒者的神经系统就会被侵蚀,就会变成任人摆布的活死人。

    不过,这种药配制起来非常麻烦,需要许多珍稀的药材,没想到,床上的美女竟然被人喂服了这种药!

    看着欧阳情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柳絮儿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火气上来,只能冲着陈飞一阵大吼。

    “喂,你发什么呆啊,想想办法??!长那么大的个子,吃那么多,有什么用? 快给我想想办法??!”

    陈飞这回可真是躺着也中枪了,无奈地苦笑道:“嗯……血寡妇这种药我听说过,服用的人,如果两小时之内不把毒素排出,之后可能会成为活死人,跟一只布偶没什么区别,只能任人摆布了?!?

    柳絮儿一听他的话,与王鹏那混蛋说出来的话是一样的,不由欣喜若狂,玉手抓住陈飞那破旧的T恤,急切地吼道:“你知道这药,那么你一定能够解了,你快点帮帮欧阳姐姐……”

    说着,柳絮儿就将陈飞硬往床边上拉。陈飞无奈地摊了摊手道:“你拉我也没有用,我又不会解毒?!?

    “啊……真的没办法了吗?”

    柳絮儿听到陈飞的话,手一颤,全身的力气像是突然间被抽干了一般,瘫落在床上。

    陈飞心里顿时不是滋味,却也无法安慰她。

    柳絮儿一脸呆滞,片刻后,眼睛里面突然掠过一丝狂暴的光芒,站起来冲到昏过去的王鹏身边就是一阵的拳打脚踢:“混蛋……都是你,都是你……”

    剧烈的疼痛,让昏过去的王鹏清醒了过来。

    王鹏痛得刚要破口大骂,接着又被柳絮儿的玉足一脚踢在了后脑袋勺上面,眼睛一翻,又昏了过去了。

    陈飞看着床上那个脸上已经充血的欧阳情,知道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连忙拉住柳絮儿,沉声说道:“你还是赶紧想办法吧,时间可不多了?!?

    柳絮儿脑袋里面一片的空白,虽然平时她古灵精怪的,什么样的点子都能够想出来,可是现在的她,却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陈飞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一种方法,不知道行不行,姑且试一试吧!”

    “什么办法?”柳絮儿眼前一亮,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下子瞪得圆溜溜的,一脸期待地看着陈飞。

    陈飞说道:“推拿!”

    “你会推拿?”柳絮儿一脸疑惑地看着衣衫破烂的陈飞,这个好像从工地跑出来的民工,怎么也不像会推拿的人。

    陈飞一耸肩,说道:“信不信由你!”

    “那你先试试!”柳絮儿已经有点病急乱投医,顾不上这么多了。

    陈飞蹲下身子,将欧阳情上身的衣服掀起一部分,然后 深吸一口气,一双手轻轻地按到柳絮儿的小腹, 开始在她的小腹上轻揉起来,通过特殊的方法,慢慢将那药物通过推拿,吸纳排挤出来。

    经过半个小时的努力,欧阳情肌肤上的血红之色渐渐退去。

    显然,“血寡妇”的药效已经去除了,而陈飞也累得满头大汗。

    这时候,柳絮儿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到旁边接了个电话后,回来瞪了陈飞一眼说道:“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

    陈飞惊讶地望着柳絮儿,这女人变脸也太快了点吧?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是救了她一命。这大夜里的,在明知道自己没地方去的情况下,还让自己离开,这他娘的比过河拆桥还要过份。

    柳絮儿一脸霸道地说道:“啊什么??!你不想被抓走就赶紧离开?!?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

    阅读原文 投诉
    相关文章
    有钱了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