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坚定转战游戏产业 凯撒文化2018年业绩有望爆发 2018-01-30
  • 甘肃张掖与国内55家滑雪场同步举办国际儿童滑雪节 2018-01-30
  • 郑州南龙湖5连拍楼面价破7500元/㎡ 2018-01-30
  • 雪乡“恶导”不止打了一人 旅行社称是游客的错 2018-01-30
  • 打破界限 来ISPO Shanghai 2018 给夏季运动更多可能 2018-01-30
  • fb崩獺蝶 匡笆篈穝籇 2018-01-30
  • 阿联酋航空签署协议增购36架空客A380飞机 2018-01-30
  • 民警向监控敬礼热传朋友圈 2018-01-30
  • 国内手疗大师西湖“斗法” 合力推进中医文化传承发展 2018-01-30
  • 内部反对声强烈 日两大在野党结盟计划面临流产 2018-01-30
  • 有钱了小品 >>教驾驭男人>>当前

    男人对你做这几个动作,说明他比想象中更爱你

    男人对你做这几个动作,说明他比想象中更爱你

    2017-06-05 教驾驭男人 教驾驭男人

    男人对你做这几个动作,说明他比想象中更爱你

    凌浅沫刚从会议室出来,就收到一条短信。

    我从美国回来了!

    对于这种陌生号码发来的奇怪短信息,她一向选择无视,脑子里想的全是刚才会议上安排的工作内容。

    回了办公室,凌浅沫拍了拍手吸引大家注意,“十分钟后,会议室开会?!?

    这会一开,便是整整三个小时。等到她从会议室出来,已经是下班时间。

    凌浅沫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助理珍妮见状调笑,“总监,又急着回去给咱们向总做晚饭呢?”

    提到那个男人,凌浅沫脸上浮现出温柔笑容,“方案的事你盯一下,晚上做好后发到我邮箱,看完我会邮件回复你,辛苦了?!彼低?,朝电梯走去。

    电梯里,手机忽然再次响起,凌浅沫垂头,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只有一个“她”,皱了皱眉,直接挂断。

    对方显然锲而不舍,再次打来,凌浅沫无奈接起,语气算不得好,“有事?”

    似乎对于她这种语气早已习惯,电话那头是轻柔温和的嗓音,“沫沫,下个月爷爷的生日,他想让你把向恒一起带回来?!?

    “嗯!”简单一个单音节,凌浅沫挂断电话,低垂的眉眼显出一丝清冷。

    如果可以,她是再也不想踏进那个家半步。不过爷爷到底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不会拂逆了他的意思。

    把车开出停车场的时候,凌浅沫顺便给向恒打了一个电话,只是响了许久都没人接,她猜他应该是在忙,便不再打扰。

    想起向恒,原本清冷的眉眼渐渐消散,取而代之是一抹刻入骨髓的柔情。她爱了这个男人整整八年,早已经把爱他当成一种习惯,戒不掉了。

    开车去商场买了新鲜的菜,再回家做好一桌可口饭菜,时钟正好停在六点一刻,平时这个时候,向恒早该回来。

    凌浅沫有些担心,拿出手机再次拨通他的电话,还未及被接听,她已经听到铃声响在门外,顿时欢喜的跑过去开门。

    脸上是最灿烂的笑,双颊的酒窝可爱得像个孩子,“向恒,你回来啦?!绷枨衬笄诘慕庸陌?,找出拖鞋让他换上,“先去洗手换衣服,准备吃饭吧?!?

    对于这些,向恒早已习惯,神色间没有太大起伏,只是听到她说吃饭时,眼风扫过桌子上可口美味,眉尖稍稍蹙了一下,在凌浅沫欢喜的笑脸里丢出一句,“你自己吃吧,我有事,要出门一趟?!?

    “你要去哪儿?加班?应酬?”凌浅沫笑容微僵,略显失落。

    向恒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眼底闪现出一丝不耐。

    凌浅沫见状赶紧解释,“我没有要管你的意思,我只是……”声音小了下去,“这么多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听出她话里的委屈,向恒心头微微一动,想起这些年她陪在自己身边,度过那段最难熬的日子,将自己的一切打理的有条不紊,这才让他有更多时间发展自己的事业。对于她,他不是不感激,只是总觉得,他们之间缺少了一些什么。

    闪身进了卧室,再出来时,身上的衬衣西裤已经变成了休闲的T恤长裤。

    看着站在原地连姿势都没换过的女人,向恒轻轻皱眉,“我走了!”

    “你是不是要去机???”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凌浅沫还没反应过来,话已经出口了。

    向恒脚步顿住,挺拔的身形有一些僵硬,背对着凌浅沫的脸上,有些微震惊。

    见他这样,凌浅沫一颗心倏然下沉,颤抖的嘴唇又吐出一句,“雪樱从美国回来了,对不对?”

    向恒豁然转身,面色阴沉难看,眼中满是愤怒,目光落在凌浅沫苍白的脸上,冷冷出声,“你不是说,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从没和她联系?”

    冰冷的语气让凌浅沫浑身一抖,抬眼对上向恒眼中酝酿的风暴,有些心慌的抓住他的手,语气急切的解释,“不是的向恒,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误会了,我……”

    “你骗我!”用力甩开她的手,向恒根本不想听她的解释,只是尖锐的吐出三个字。

    凌浅沫一个踉跄,还没站稳,就听见他说出这么一句,登时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面色发白。

    那三个字,就好像三根尖利的钢针,被向恒毫不留情的钉在她心上。

    她没有骗他,她怎么敢骗他。

    无视她这副惨状,向恒狠心扭头,“我说过,绝对不要骗我,否则,就在我面前永远消失!”

    冷漠尖锐的话,就好像是最凶猛的剑,刺得凌浅沫身子一抖,脸色一片惨然。

    砰!

    凶狠的关门声让凌浅沫惊乱抬头,客厅早已空空荡荡。果然,夏雪樱一回来,自己就什么都不是了。

    冷风扑面而来,冻得她瑟缩了身子,将自己蜷成一团。

    她以为,六年的时间,足够让向恒忘记雪樱??墒敲挥邢氲?,这么多年过去了,一遇上雪樱的事情,他还是会瞬间变得不讲道理。

    他不听她的解释,无视她为他做的一切,只是因为那个一直藏在他心底的人,回来了。

    八年,她用自己最美好的青春,用自己所有的柔情,却始终捂不热那颗硬如寒铁的心?;蛘咚?,他那颗心,只会为那一个人柔软。但那个人,却不是她!

    伸手摸了摸脸颊,预期的泪水却没有碰到,原来心痛到极点的时候,是没有眼泪的。

    死心吧,凌浅沫,八年了,他终究还是不属于你!

    到底是怎么离开向恒家的,凌浅沫自己都不知道,只是在走之前,她却还记得清扫了所有属于自己的痕迹。

    这一次,她是真的累了,想要放手了。虽然心里还是不甘,可是再不甘又能怎样,没有向恒的心,她注定一败涂地。

    她和雪樱,虽然是她先认识向恒,可是向恒先爱上的人,却不是她。

    这么多年,她所有能做的努力都做了,小心翼翼的讨好,刻意的顺从,慢慢磨平自己的棱角,想要变成他喜欢的样子。

    可终究,她是凌浅沫,不是夏雪樱。

    驱车离开的时候,胃传来狰狞的疼痛,凌浅沫死死抓着方向盘,嘴唇咬出血了都不肯哼一声。

    如果胃疼可以盖住心疼,那她宁愿这样一直疼下去!

    2、

    凌浅沫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车开回去的,胃痛的翻江倒海,如果不是大晚上马路上没有太多车,她觉得自己今晚除了被分手之外还可能再来一场车祸才能圆满。

    车子歪歪扭扭开进自己的公寓,侥幸停在了车位上,凌浅沫眼前阵阵发黑。

    她这个胃,每次疼起来的时候她都恨不得能一刀切了。

    艰难下车,摇晃着进了电梯,凌浅沫靠着电梯壁不断深呼吸,可因为剧痛,神智已经越来越模糊,眼前不断出现重影。

    电梯在她家的楼层停下,门打开,凌浅沫扶着墙走出来,感觉每一步都是煎熬。

    她的公寓在16楼,1604,正好是右转最后一间。

    勉力撑着身子走了几步,眼前就开始阵阵发黑,凌浅沫觉得今天大约是自己的受难日,刚想完身子便是一个踉跄,手掌砰一声拍在1603的门板上,而她整个人站立不稳直接跪了下去。

    咚!重重的一声,几乎连地板都抖了抖。

    眼前黑色更浓!

    叶梓安正在收拾客厅,冷不丁听到敲门声,皱了皱眉,难道那些家伙又回来了?

    门打开,一个女人栽了进来,叶梓安嫌恶侧身,任由那女人倒在地板上。好看的剑眉在中间打一个结,叶梓安双手环胸,冷冷注视着地板上这个女人。

    这难道就是他那些狐朋狗友送过来给他脱处的?!

    冷冷一笑,这入场方式倒是直接,二话不说就躺好了。

    转身,叶梓安继续回客厅收拾东西,只丢给那女人一个冷漠的背影。

    那一跪,把凌浅沫所剩无几的意识全跪没了。身子软软倒下去靠在门板上,结果门忽然一开,失去倚靠她不受控制的栽倒进去,神智消失前,她双眼模糊的看到一个自带八米光效的男人,还没等她看清楚,黑暗便汹涌而来,将她吞没。

    叶梓安收拾好了客厅,一转头发现那女人还躺在地上,眉尖狠狠皱了起来。

    如此不识趣,倒是少见。

    “喂……”冰冷的声音,透着一丝不耐,叶梓安踢了踢那个赖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女人。

    除了身体跟着他的力道动了动,地上的女人再没任何反应。

    睡着了?!

    很快,叶梓安发现似乎不是那么会事。

    那女人满脸痛苦,额头上冷汗已经把发丝打湿,身子蜷缩,手无意识捂着胃。

    这女人,好像是因为胃疼晕了过去。

    叶梓安不是圣人,发现这一点时,盘旋在他心底的第一个念头是把人丢出去。不过看了一眼走廊的监控,他又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

    入住第一天,还是不要惹人非议的好!

    弯腰抓住女人一只胳膊,叶梓安毫不怜香惜玉的将人拖着往客房方向,丝毫不顾沿途上那女人究竟撞了几次椅子腿和墙角。

    把人扔在床上,随手丢一床被子过去,也不管盖的是什么地方,转身出了客房。

    有胃病的人,通常身上都带着胃药。叶梓安翻了翻那女人的包,果然找到了胃药,目光又落在另外一样东西上。

    1604,原来这女人住隔壁。

    随手抓了茶几上一瓶饮料,叶梓安转回卧室,将药往人嘴里一塞,拧开瓶盖猛灌了一口水,看她呛咳着把药吞了下去,遂满意的拍拍手转身出门。

    凌浅沫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迷糊间感觉有些口渴,撑着身子坐起来,看到床边有水,也顾不得究竟是什么,仰头咕嘟咕嘟喝了干净。

    喝完了水,又起身上了个厕所,然后循着往常的轨迹,走进自己的卧室,掀开被子缩了进去。

    闭上眼睛的时候,凌浅沫潜意识里总觉得那里不对,不过却没精力分辨究竟哪里不对。

    热!好热!身子好像被火烧了一样!

    躺下才没多久,一股难耐的灼热自小腹升起,如同有千万只蚂蚁在体内漫步的酥麻,让她抑制不住的发出粗重喘息。

    凌浅沫无意识的扭动着身子,随手将穿在身上的衣物脱了下来。娇嫩的肌肤接触到冰凉的床单,体内灼烧的躁动才稍微好了一点,但仅仅是这样,似乎远远不够。

    “嗯……”一种羞人的渴望在体内升起,凌浅沫死死咬住嘴唇,溢出一声呻吟。

    手臂胡乱摸索间,忽然触到一个温暖的身体,好闻的味道让凌浅沫不由自主靠了过去,身子如同水蛇一样缠住对方,难耐的摩挲着。

    叶梓安睡得迷迷糊糊,忽然感觉自己被一条蛇缠住了,但那蛇却奇异的浑身滚烫,在自己的身上四处点火。

    他今晚本就被灌了很多酒,此时再被这么一撩拨,从来不曾抬头的欲望,居然在此刻被点燃。

    叶梓安几乎是本能的,压住了那条缠着自己的滚烫娇躯。

    春意在室内盎然,伴随着娇喘和席梦思的颤动。

    清晨第一缕阳光,终于是调皮的溜进了这间布满春光的卧室。

    一双白嫩如藕的玉臂从黑色的丝被下伸出来,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可惜懒腰伸了一半,玉臂的主人忽然发出一声轻哼,凌浅沫迷蒙的脑袋因为疼痛瞬间清醒了一半,该死的,睡个觉怎么感觉像被人剥皮抽筋又重组了一遍一样,浑身上下都在疼,尤其是……

    当意识到疼痛的来源地是哪里时,凌浅沫的脑子忽然就炸了。

    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房间陈设,陌生的……脑袋僵硬转动,对上一张陌生的脸,尤其是那张脸的主人此刻正睁着一双黑的看不见底的眸子盯着她,凌浅沫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啊……”刺耳的尖叫过后,凌浅沫揪着被子捂在胸前,颤抖着手指指着那个陌生男人,“你你你你是谁???我我我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男人好看的眉头缓缓皱了起来,眼睛里充斥着一种恶人先告状的愤怒。

    在那样控诉的目光下,凌浅沫强迫自己镇定,仔细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随着记忆一点一点的回笼,凌浅沫本就煞白的脸色更是白的透明。

    老天,她究竟干了些什么?!

    “想起来了?”男人薄唇微勾,嘲讽目光落在凌浅沫的身上,眼底燃烧着怒火??墒桥鹬?,却又藏了一丝恼恨。

    该死的,他居然一时不查,着了这女人的道。

    凌浅沫简直懊恼的要死,不就是被分手么,她怎么可能失去理智到随便找个男人就把自己交出去呢。

    凌浅沫,你到底长没长脑子。

    3、

    无论如何,事情已经发生,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凌浅沫平定心绪眼眸低垂,“你……你把头转过去?!?

    她现在浑身狼狈,实在不适合说话。

    “现在才想起来矜持,不觉得晚了?”男人冰冷的嗓音里,透着一股嘲讽。

    凌浅沫呼吸一滞,这男人,怎么一点风度都没有。

    虽说昨晚是她主动在先,可他是个男人,如果不愿意的话,她还能强了他?

    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女人比较吃亏,更何况她还是第一次,她都没说什么,怎么他还一脸便秘样。

    心中虽然怒火旺盛,但现在她未着寸缕,总觉得没有安全感。于是也懒得跟他争辩,用力拉过被单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飞快滑下床捡起地上衣物,逃也般的进了浴室。

    浴室里,凌浅沫一边换衣服,一边忍不住回想昨晚的事,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她是个传统保守的女人,跟向恒交往期间,也从未有过什么亲密关系,昨晚被分手,她本就痛彻心扉,更没心情去想那档子事了。

    可她昨天晚上,却像是中了邪一样,那表现,完全就是色中饿鬼的架势啊。

    回想起昨晚那抵死的缠绵,凌浅沫一张脸又白又红,忍不住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凌浅沫,你给我清醒一点。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赶紧想办法解决?!?

    深吸口气,又鞠了一捧冷水洒在脸上,原本慌张的情绪缓缓稳定下来。

    而在凌浅沫拽走了所有被子逃进洗手间整理心绪时,叶梓安也从床上爬起来,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换上。

    他这个人有洁癖,最恨别人碰自己的东西,尤其是一个丝毫没有道德底线,看见男人就把持不住扑上去的下贱女人。

    所以换好衣服之后,叶梓安便伸手将床上的床单和枕套拆下来,打算直接丢掉。

    刚触到床单,目光忽然落在那一道深褐色的印记上,手指骤然僵住。

    恰好此时凌浅沫从洗手间出来,看见他在整理床单,面上又是一红,不过还是咬牙强撑着开口,“那个……昨晚的事,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当时是因为胃疼得迷迷糊糊,所以不小心拍了你家的门。我们本来就素不相识,以后也没有见面的必要,这件事情就此揭过?!?

    虽然心里恨不得把时间拨回去重新来过,但她也不得不面对现实。

    好在唯一让她感到安慰的是,这个男人皮相还不差。

    叶梓安略略抬头,露出一双冰冷漠寒的眼。这一眼没有丝毫温度,看得凌浅沫的心微微一抖。

    他以为,这女人会哭天喊地的让他负责。

    “就这样?”叶梓安有些不信,黑眸微眯,目光凌厉。

    凌浅沫有些招架不住,不是吧,这男人该不会还想让她负责吧?!还是说,想要趁机敲诈她一笔封口费?!

    不过不管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她都不可能配合。

    双手交叉摆在胸前,凌浅沫一脸的拒绝,“这种事情你情我愿,虽然是我主动,但如果你不乐意,自然有的是办法拒绝。所以你不要妄想我会负责,更不要妄想我会给你钱!”说完重重点头以示决心,“我赶着上班,就这样!”

    然后脚踩风火轮,不给对方任何反应时间,如一阵风般卷出了卧室。

    叶梓安愣住,他怎么都没想到,这女人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漆黑的眸子狠狠眯了眯,很好,他记住了。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看后续精彩内容

    ↓↓↓↓

    阅读原文 投诉
    相关文章
    有钱了小品